忍者ブログ

be a light unto yourself.

【翻譯】Craig x Dadsona 同人小說 ⑦
【作者】Bisexualtrashlord
【原文】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3364079
【標題】A Saturday with the Cahns
【配對】Craig x Dadsona
【備註】溫馨家族甜文。原文Dadsona的名字翻譯時改成D/N。這主角長髮戴眼鏡能代入我家的。

 *This article will be deleted if it violates the copyright issue under the definition of infringement. 

《與Cahns一家渡過的星期六》

從窗口流進的陽光令D/N不禁瞇起了眼睛。
他知道他們睡前能再好好調較窗簾角度的。
D/N嘆了口氣,緩慢地睜開雙眼,確保他的視網膜不會被灼傷。
眨了幾次眼並圍視四周後(只是盡可能地看因為他的頭埋在枕頭裡),
他才意識到自己身處的房間。
牆身均是深藍色,而以煙灰色支架撐著的薄身電視機就在D/N面前,
被奶油色的被鋪所圍繞著,身旁還躺著一個帥哥。

等等。

D/N伸長脖子,看到Craig時臉上漸生笑意,他依然睡得很熟。
小心地轉過身來避免弄醒Craig,然後仔細端詳著他。
他的表情柔和又安穩,經常展現出一點擔憂的眉間也很放鬆。
平常雙唇常抿成一線,現在卻微微張開並發出輕輕的呼嚕聲。
D/N用手肘撐著自己,發現窗簾透進來的光芒令Craig的皮膚看來溫暖並散發著金光。
當他意識到Craig身上的被鋪掉了下來時,暗自感激了他所能記住的所有神明,
給了他機會欣賞Craig結實的肩膀與壯健的雙臂。
D/N也感謝所有他知道的神明,Craig幾乎從來都不穿上衣睡覺。

D/N按捺不住,輕輕的用指尖劃過Craig的前額,移至分岔的眉毛,
再落到他的臉頰、以及下巴。Craig歎著氣並轉身,微微睜開眼時,D/N僵住了。
他輕聲一笑並將凝視著D/N,唇上出現了充滿睡意的笑容。
Craig張開雙臂,讓D/N摟著他。他怎麼能拒絕?
當Craig將他拉到懷裡並親他的額前時,D/N高興地嘆了一口氣。

「早安。」Craig在D/N沒有紮好的蓬鬆髮間咕噥說道。
「早安。幾點了?」D/N問道,打了一個呵欠。
Craig探出身子看看床頭櫃上的鬧鐘。「早上8:30。」他答道。
「哇。」D/N低語道。
「對,哇。」Craig一邊回應並將身子轉向D/N。
「你多久沒試過星期六睡到這個時間了?」D/N一邊問道,
手沿著Craig的手臂移動,他的皮膚仍留著陽光的餘溫。

「說真的?自從雙胞胎出生後就沒有了。」Craig說道。
「你覺得怎樣?」
「更懶惰了。」Craig輕輕笑道。
D/N翻了一下白眼。「你會習慣的。就只跟你說,我會多睡四小時,現在還是太早了。」
「噢,我知道。我在你身上看到大學勞動節假期時的你。
還記得那次你睡到晚上7點嗎?」Craig問道,動身背靠著枕頭坐起來。
「然後你還胡鬧的說已經是五年後了,由機械人接管了世界。」
D/N面無表情的回應道,伸手去拿他的眼鏡。
「呃,一個朋友就不能跟他的兄弟開個無傷大雅的玩笑嗎?」
「噢當然可以了,但絕不是說服我說這世界已經不再一樣了。」D/N笑著回話。
「嗯我現在已經改變了。我有這麼棒的一個男友,絕不會再開他的玩笑。」
Craig將臉轉向D/N,臉上帶著燦爛的笑容。
「噢?他是誰?」D/N得意地笑問道。
「是我認識了一段時間的傢伙。我們在大學相識,超級可愛、超級帥?」
Craig輕聲說道,將手環在D/N的肩膊,把他拉近自己身邊。
「有多帥?」
「或者帥不是很合適的形容詞。他很美。」Craig低語,雙唇抵上D/N的額側。
「Craig…」D/N感嘆了一聲,伸出手用掌心輕輕觸碰Craig的臉頰。
「是真的,他美得令人難以置信。」Craig低聲道。

D/N抵上他的前額緊貼著Craig,兩人輕碰鼻尖。
他將身子湊近收窄彼此之間的距離,落下溫柔的一吻,
雙唇就如兩塊拼圖一樣完美契合。

他們嘆著氣拉開距離。
「如果懶惰的早晨都是這樣,我倒是能習慣起來。」
Craig輕聲笑著說,雙唇仍貼近D/N。

他們這一刻的平靜被高亢的哭喊及咿呀聲所打破。
Craig轉身看向放於床頭櫃上,鬧鐘旁邊的嬰兒監控器。
「或者根本就沒那麼懶惰。」D/N開玩笑道。
「River一定是醒來了。」Craig臉帶歉意地轉頭看向D/N。
「職責所在,先生。」D/N笑著回應,然後看著Craig匆忙的離開睡房。
沿著走廊傳來的聲音,他聽見Craig跟River說話,聽到他說什麼時,D/N的心躍動了一下。
「早晨,甜心!噢我的天,你站的太好了,我以你為榮!來吧寶貝,準備好了嗎?
一、二、三,起來!這就對了!」
Craig的嬰兒語非常的有技巧。即使從監控器傳來只是隱約的聲音,
D/N也能從Craig的聲音聽出徹頭徹尾的輕柔與寵愛。

D/N再也按捺不住,他離開床鋪並跟隨著Craig的聲音來源,直至他找到了River的睡房。
Craig正在輕輕的將River顛上顛下,她每次移動也發出高興的咯咯笑聲。
「那真是有點可愛。」D/N一邊發表他的意見,將身子倚在門框上。
Craig轉身向D/N聲音的方向並微笑。River在Craig的雙臂中快樂地咬著Arnold。
「我還能說什麼?嬰兒語是我的第二語言。要是大學有這門科目的話,
或許我再也不用選修法語了。來,親愛的,是D/N!來跟他說早安,River。」
River稍微從Arnold移開視線,舉起雙手注視著D/N,輕輕發出咿呀聲。
「早安,小美人。希望你睡的不錯。」D/N走近Craig身邊並伸出手指讓River抓住。
她圓胖的小手緊緊抓著,然後臉上展現笑容。
「想要抱她嗎?」
「你確定嗎?」
River的身體伸出更遠了,開始發出嗚嗚聲。
D/N下了決心並提起嬰兒的雙手將她抱起,當River馬上依偎在他的頸邊時,
他的呼吸猛然停止。
D/N的心翻了差不多80個筋斗。
「我想她喜歡你,現在你是精英團隊的一員了。」
「真的?我很榮幸。」他輕聲哄著River,將她顛上顛下。
D/N感覺到胸中有一股強烈的情感,記起Amanda還這樣小是多久之前的事了。

給自己的筆記:下次給Amanda寄關愛包裹時要附上讓她尷尬的嬰兒照片。
當然,還有Oreos,因為她現在顯然非常的喜歡,D/N內心如此想道。

接著D/N和Craig就感覺到沉重的腳步朝著房間走來。
「爸!」Briar喊道,朝River的房間跑過來,Hazel就緊跟在後面。
「早安,孩子們,跟D/N先生說早安。」
「你好,Amanda的爸先生。」Hazel和Briar齊聲的打了招呼。
一定是雙胞胎的特性,D/N心想。
「嘿孩子們。」
「Briar我和決定不了某件事。」Hazel說道,語氣變得凝重。

「說吧。」Craig回應。
「我想吃煎餅,但Briar想吃鬆餅,然後我們決定不了哪個才是最好的。」
「我們這半小時都在爭論這件事。」Briar進一步證實了。
「這是一個想以煎餅或鬆餅做早餐的花招嗎?」Craig問道,揚起眉毛。
「…當然不是了。」Hazel回答,語尾漸漸變弱,視線四處游移。
「因為我打算這早上弄一個無麩質、無奶、全素的菠菜豆腐奶昔。
我甚至還打算額外加點羽衣甘藍和蛋白粉進去。」
「真的?」Briar與Hazel問道,因感到噁心而表情扭曲。
「慢著,真的?」D/N問道。
Craig哼了一聲。「我只是說笑…至少今天是。」
Briar、Hazel和D/N安心地鬆了一口氣。
「爸,別這樣嚇我們!」Hazel大喊。
「對,不要這樣嚇我們。」D/N說道。
「但回到你們的問題,孩子們,我不知哪個才是最好。D/N,你覺得呢?」
「嗯,我想只能兩種都弄了。這樣好嗎,女孩們?」
Briar和Hazel臉上的表情就如太陽一樣明亮。「我們可以嗎,爸爸?」
Craig翻著白眼並嘆了口氣。
「噢,可以。畢竟今天是星期六。」他說著,靦腆地咧嘴笑了。
「謝謝,Amanda的爸先生!一直留在這裡!」Briar大叫道,再抓起Hazel的手跑向廚房。
Craig伸手抓抓後頸並離開River的睡房,然後站住瞪了D/N一眼,
可是他的笑容已經表示著不帶怒意。
D/N看著River微笑,「來吧,來幫你爸爸弄點碳水化合物,好麼?」

***

好久沒翻譯了感覺有點生疏,不過還是慢慢重拾起來吧。
今天重溫了一下自己寫的report又各種炸裂…→This is Craig, btw :)
譯這篇的時候也想大吼大叫…Cahns一家太可愛了!emojiemoji
然後,當然一邊譯還是聽著NWTB的歌。
雖然會聽NWTB都是因為Craig中之人作為契機,
但到現在幾乎都是每天loop著各片專輯,感覺自己還是挺真心的喜歡。
另外幾篇慢慢填坑,也想寫回最後的report。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書く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