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 Be a light unto yourself.

緋色の欠片 Dramatic CD Collection


之前CLEAR好大堆的ドラマ不寫感想了太長了而且我連祐一的repo都沒寫(混帳啊!
可是第二張最近聽了超有愛 一定要寫 而且也很好笑(*´∀`*) 桜花の蛍都想寫
但我應該只會寫一小段超好笑的劇情……XDDDD
 
※以下長文注意,翻譯、ネタバレ有&請勿隨意轉載※
 
好…因為時間問題所以第一張我不寫XD N久之前聽了的 現在都忘了細節(喂
大概就是大夥人和怨靈之間的糾纏 而那個時間的設定是等待珠紀的歸來~
所以感覺到大家少不免有點寂寞 而大家對於珠紀的感情啊 其實又豈會不一樣呢?
所以搞定之後 就要靜靜的等著珠紀的回來………
緋色の欠片 Dramatic CD Collection 弍
而第二張的時間設定在珠紀於季封村的 但一開始拓磨並沒有登場 原因就是
他要先安頓珠紀 再和大家去做秘密任務 在山林裡有些不安分的「神」需要他們處理
在大前提上,大家是隱瞞了珠紀而秘密集合的。這一點很重要 因為不想珠紀擔心
(咦?我有沒有搞混了桜花の蛍那張?一邊聽一邊寫啊要XD)
為了不讓衪們給影響到村裡的人們 他們這一群人 雖然封印了鬼斬丸
仍然有責任去保護村子和村民 劇情我也就不講太多 反而是好笑的東西想寫出來
 
狗谷談到自己喜歡的料理…居然是牛肉!!!???大家高興得大笑起來~
特別是真弘那大笑聲 但拓磨咀巴不饒人的先吃吃地笑(杉X本色!?) 後來説了句
拓磨:「果然、是狗的話,還是吃牛肉最棒吧,灰頭!」
這時候 明顯是感覺到狗谷難得一見的尷尬 有點溫吞的講話 是蠻可愛的吧!
拓磨這裡完全地杉X化了…………狗谷説喜歡すき焼き…然後一句…中文翻譯較方便,哈~
(すき焼き是指牛肉薄片配上豆腐及蔥等食材的鍋~大約這樣XD)
狗谷:「在我的家裡,和珠紀一起吃。」
真弘:「啊~這樣~什…什麼?????!!!!!!」
慎司:「欸!!!!!!真的嗎?????!!!!!」
大蛇:「這真是令人吃驚呢。」
拓磨:「到底是怎麼回事!」
祐一:「…珠紀,在狗谷家裡一起吃すき焼き,就是這樣的事。」
拓磨:「這個我當然明白--」
真弘:「狗谷你這傢伙!!!你差不多該別開玩笑了吧!!!」
狗谷:「哼,是真的。」
真弘:「什~麼~!!!!!!!!」
然後陷入一片混亂,男人們的爭風吃醋喔~!真弘妄想MODE全開XDDDD
為什麼只有狗谷一人啊!太不公平了吧XD 不過曾為玉依姫的我(喂XD)也不知耶
於是今次請教了一下龍月…看到那張CG…好…(一秒)有萌到XDDD!然後繼續--
拓磨:「喂,灰頭!你該不會是威脅珠紀吧?」接著狗谷完全拒絶給拓磨交代清楚XDDDD
拓磨:「那麼為什麼珠紀會在你家煮食啊?!」
狗谷:「誰知道啊~」
拓磨:「你這傢伙--!」
還是大蛇夠冷靜 問了一句--
大蛇:「算了算了~對了狗谷君,你是和珠紀二人一起吃すき焼き的嗎?」
…一陣空白…
狗谷:「(超小聲)不是。」
大蛇:「什麼?」
拓磨:「快點説呀!灰頭!」
狗谷:「母親也…一起…」
拓磨:「嗯?」
狗谷:「母親身體不好,珠紀來幫忙煮食而已。因為難得,所以便一起吃了。」
…一陣空白…
真弘:「哈…哈哈…就是這麼一回事呀!剛才就該説啊…母親在一起吃!」
拓磨:「嚇倒人啦…灰頭。」
狗谷:「不好意思啦,紅頭。」
慎司:「不過,還真是有點羨慕呢!」
大蛇:「是呢,狗谷君和珠紀還有母親,一家歡樂…這樣的感覺。」
祐一:「…同感。」
真弘:「(被撃倒的聲音)不要這樣説啦!!!!!!!!!!!!!!!」
拓磨:「前輩,請冷靜啊!!」
於是真弘開始陷入妄想AGAIN 一邊加上狗谷的挑釁 最後受害的 似乎是拓磨嘛www
去到第二節還在講的真弘 已經被拓磨感到厭煩了,「還在説啊」這樣子XD!
 
然後去到正經的部分 他們各自走散了 然後二人一組 首先是慎司和狗谷
其次是真弘和祐一 最後是拓磨和大蛇(我剛剛直接打了「平川」二字…汗…)
這張比較特別的部分就是有少年期的大家 話題相對是有點沈重的感覺
慎司小時候被母親帶到寺裡修練 不想離開媽媽的他 沒有選擇 媽媽和他很也痛苦
至於狗谷 稍微了解到有關鬼斬丸和玉依姫的事 但母親好像不太想透露的樣子?
其實所謂代表「犬」的守護者 正式應該是狗谷而非慎司 詳情因為這2個路線我沒跑而不清楚
但最後狗谷是堅持不回本家的 因為他認為自己只是珠紀的守護者 僅此而已
 
祐一小時候 被當成怪物看待 被車撞著卻沒有受傷 那麼自己 到底是什麼?!
真弘是不接受命運的人 他曾經逃走 不肯為那不知什麼鬼斬丸什麼而賠上性命
最後還是被抓著了 只好認命 從悲傷的回憶中醒來 二人也知道自己現在的存在價值
而沒有再輕易摒棄自己了 對於現在的態度我也感到十分安慰 最後有個小插曲:
祐一:「…明天,給你買炒面面包吧。」
真弘:「啊?」
祐一:「…差不多到目的地了。」
真弘:「啊我知道啦。比起這個我現在心情超~高興的説~再説一次吧!」
祐一:「…差不多到目的地了。」
真弘:「不對啦!!這個之前這個之前!」
祐一:「…忘記了呢。」
真弘:「騙子!説吧!」
祐一:「…不會再説第二次。」
真弘:「(笑)果然,還是記得吧!」
 
到了拓磨和大蛇的部分 小時候跟著大蛇修練的拓磨 小時候的拓磨對於無害的神也很亂暴
真弘教拓磨被人毆了要加倍奉還XD 大蛇無論如何都進不了婆婆家裡的倉庫調查
找過不同的地方 包括學校的圖書館 也無法找到資料 大蛇和她母親的事
應該有蠻長的一段故事 可是我沒有玩過他的路線也就…大蛇離開後
拓磨看到了令自己痛苦的映像 一陣強風吹過 在鬼斬丸的附近 拓磨頭痛得發瘋大叫
他看到了…自己的前生 就是「鬼」 大蛇説那些是幻覺 可是被糾纏的拓磨痛苦不堪……
拓磨不明白自己身為「鬼」 為何會是守護者之一呢?自己隨時有可能殺了重要的人和同伴
為什麼還要是守護者呢?可是 珠紀來到了這裡 其實 一切也就隨之而改變了吧
珠紀作為一個平凡人的心態 去認識了拓磨他們 其實 也帶給了他們「普通人」的感覺
如此甚好。
 
最後戰鬥的場面不多 完成後 大家慢慢走回去 沒有人受傷也很好
可是因為食物什麼的就吵吵鬧鬧真是笨蛋呀!XDDDDD 什麼最強牛肉VS鯛焼きXDDDD
不過拓磨的笨蛋程度最高--
真弘:「呀~~一直説著肚子也餓了!差不多是晚飯的時候了吧!」
拓磨:「説的是…呀--!忘記了…」
真弘:「怎麼啦?!」
拓磨:「珠紀今天説要吃要和大家一起在宇賀谷家吃鍋料理…鄭重地説了我卻忘記了!」
真弘:「欸?」
…一陣空白…
拓磨:「嗯?請問怎麼了?」
慎司:「拓磨前輩,那個…」
真弘:「呀…是那個…珠紀,其實…」
大蛇:「其實…就是這麼回事…呢。」
祐一:「…沒有錯的了。」
拓磨:「欸?那回事…?到底是怎麼回事?」
狗谷:「紅頭,你那鈍感是致命的!」
拓磨:「什麼?!」
真弘:「雖然不好意思,但在這件事上我對狗谷的看法有同感。」
祐一:「…我也一樣。」
慎司:「對不起,前輩。不過,我也一樣。」
大蛇:「回應一樣哦,鬼崎君。」
拓磨:「慢著!所以,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呀?!」
真弘:「真是的!還不明白呀!也就是説,珠紀是知道今天我們這樣子集合這回事的。」
拓磨:「欸?」
大蛇:「恐怕,有關神的事情也知道了呢。」
慎司:「可能有戰鬥的事,也知道了呢。」
祐一:「…沒錯,全部都知道,就在那兒送別我們,沒有説任何多餘的話,呢。」
狗谷:「哼,真像那傢伙的風格。」
拓磨:「欸---!?珠紀她什麼都知道嗎?!我們集合的事,我們和神接觸的事…全部…」
真弘:「所以,不就説了嗎!」
拓磨:「明明知道,卻什麼都沒有説…」
大蛇:「就是…信賴呢。珠紀什麼都知道,信賴著我們,不會失敗。」
拓磨:「不是單純地要和大家吃鍋料理這樣子嗎…?」
慎司:「珠紀前輩沒問什麼嗎?比如説『待會和大家見面嗎?』、『晚上一起吃飯嗎?』之類?」
拓磨:「不,什麼也沒有…只是…要吃鍋料理…待會大家再一起來……啊!!」
正式確認拓磨是天字第一號大笨蛋!!!!!XDDDDDDDD
就這樣和平地回去吃飯 大家又可以見心愛的珠紀了 拓磨又叫狗谷別去XDD
最後話題都回到了食物上面…唉,好一群可愛的笨蛋!真弘因為又妒忌狗谷跟珠紀單獨吃飯
所以就説今天的飯局 狗谷不用去就好了XD!祐一貌似拒絶吃肉啊…根本不在意XDD

至於桜花の蛍有一個部分再次證明拓磨的笨蛋程度…(嘆氣
因為一些原因(詳情請細聽桜花の蛍的ドラマ 反正有EBK XD)大家的能力被暫時削弱
然後為了測試慎司的言靈能力 便叫拓磨去跑步試試看 再由慎司叫加速
當問到拓磨言靈術有沒有用的時候…他居然回應--
拓磨:「啊…喔…好像有作用哦,好像在跑馬拉松時聽到『加油』的樣子…」
真弘:「那不就是全然沒用嘛…」
二度證實,拓磨是笨蛋。但我超喜歡這個笨蛋啊…
於是會繼續聽緋色的ドラマ,最新的那一張還沒找到呀……orz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書く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