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ꕥ Be a light unto yourself.

緋色の欠片 小説-弐の章-

買了幾天終於完食緋欠的小說XDDDD
沒辦法我能力不高 會很慢很慢的看 偶然還會讀出聲來wwwww
好像是有些原創的部分吧 因為玩拓磨線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不過某段真的很有趣 是說美鶴是喜歡拓磨的吧~
和遊戲一樣 因為祐一裝作是ババ様的命令 要拓磨、真弘和珠紀同居
嘛 只是同一屋簷下啦 可是已經讓三人ドキドキ尷尬到不行XD
(四六時中果然是嚇倒了反正就不是那回事嘛想太多!!)
但似乎有的人還更尷尬 就是美鶴……除了拓磨本人以外 其實真弘和珠紀都有覺得…www


然後的浴室事件令我完全爆笑………因為有點改寫的部分~
嘛 至少我玩真弘線的時候並沒有那一小個情況出現XDD以下無責任翻譯XDDDD

(浴室事件*拓磨、真弘線)
在吃晚飯之前想做一下習作,於是便向房間的桌子走去。
「嗚、嗚哇哇哇哇哇哇哇哇!」
突然,傳來了真弘痛苦的叫聲。
(難道,是LOGOS來了這裡!?)
「啊啊啊啊啊啊。等等!等等、等等、等等!」
痛苦的叫聲一直在迴盪著。
「真弘學長!?」
珠紀向著聲音的來源奔去。
出盡全力在走廊上跑著,完全沒有猶豫,一下子打開聲音來源的房間的門。
嚓!
那一瞬間,白茫茫的水蒸氣完全遮掩了珠紀的視線。
水蒸氣後的是表情痛苦的真弘,難受的樣子朝著拓磨好像在玩什麼。
唯一看得見的是膚色。
一瞬間腦袋裡一片空白。
「……你、你們、在做什麼?」
不由自主地便那樣想。
(裸著身子、兩個人……?咦?咦?咦咦?)
剛剛一片空白的腦袋,現在倒是感到一片漆黑。
「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拓磨和真弘學長、是這種關係嗎---!」
「笨蛋嗎---!你到底在說什麼啊!?」
「好了、快點把門關上吧!」
正當拓磨站起之際,包裹著腰際的那條毛巾也徐徐落下。
「不要啊啊啊------------------!為什麼裸著身子啊!真是的!」
珠紀毫無理由地大叫,並慌張地關上了門。

後來回到學校 清乃說看到拓磨和真弘在珠紀家裡住 便隨口問那麼是不是看過什麼裸體了
其實只是說笑 怎料珠紀當場面紅XDDDDDDD 然後便確認了他們的關係wwwww

(早飯事件)
「……早上便這麼豪華啊」
有點呆然和吃驚的拓磨說著這句話,珠紀也很同意的點了點頭。
「……嗯、很豐富呢」
「不是很好嗎?該感謝有好東西吃啊。這個、是基本」
真弘很高興地看著並排的菜式然後動手。
桌上是放著懷石料理,但還有很多不同的料理並排著。
(美鶴有好好睡覺嗎?難道是整晚……?)
不由自主地感到如此擔心因而手震了。
「現在、我去拿湯出來」
美鶴說完後便從起居室啪答啪答地走出去。
珠紀臉向後仰看到回來的美鶴手裡拿著湯碗。
(……啊、早上便喝伊勢蝦湯!?)
四個湯碗裡面都是如此豐盛的湯。
(這些一隻不是要花上幾千円嗎……?)
如果此大費周章地招待的理由很快便明白了。
拓磨用的飯碗裝著很多白飯,比真弘和珠紀的高出五倍以上。
(富士山……不、珠穆朗瑪峰?)
珠紀和真弘看得連下巴都要掉落了,接受這些飯的拓磨,在從美鶴手上接過碗時,
並沒有什麼異樣的表情。
「……那個、還合您口味嗎?雖然覺得早餐的話大概吃不消這種東西……」
美鶴在一邊俯身、在地席上畫著「の」字一邊問著拓磨。
「……不、也很好吃」
拓磨小聲地回答著、為了讓人見識男子的氣概,把山一般的飯給吃平。
(很厲害啊、拓磨。從某種意義上我很尊敬你呢)
「是、是真的嗎!太好了」
美鶴雙頰染紅地說著,拿起拓磨已經空了的飯碗,盛著比剛剛還要多的飯。
然後嚓嚓的裝著放進碗裡。
(……不對不對不對!美鶴、那個真是太多了、根本吃不完啊……
話說回來,能吃那種份量的話,能為成競食比賽的選手了!)
「嗯……。還、還好吧」
(然後、拓磨、臉色蒼白地一邊接受那些飯)
想起昨晚的事,珠紀大膽地推測了那個可能性。
話說回來。
(美鶴她、實在是天然……!?那個、太容易理解了吧、那種舉動!)
真弘和珠紀皺眉然後四目交投。
「啊、我去沖茶過來」
心情很好的美鶴站起往廚房動身的同時,拓磨小聲的講話了。
「拜託、給我拿走三分之一吧」
(哎呀、原來是在意的啊。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但還真惹人生氣啊?)
「接受了的話、自己吃掉不就好了嘛-」
珠紀說著一般的禮儀,真弘也表示同意。
「對嘛、對嘛。就坦率地接受別人的好意啦-」

然後拓磨苦笑一下,最終還是自己吃完了第二碗,並成功地回絕了美鶴第三碗飯的好意。

(番外)

我們最重要的玉依姬殿下發燒了,真弘、祐一和拓磨幫忙帶她回去。
依照上一次的可怕經驗,大家都不敢草率地照顧珠紀--是這麼想的。
去到宇賀谷家,美鶴和ババ様都不在。於是他們三人打算看看該怎麼處理珠紀的病。
每個人都幹了一件蠢事,於是最後被大蛇責備了,但最重要的是,後來連大蛇都被罵了!
先看看到底大家怎麼了~
拓磨:
去拿藥箱,因為太多櫃子不知哪個是,翻箱倒櫃的後果是打破了很多器皿,
很多更是古老易碎的物品。
真弘:
飛向後方撞破玻璃窗使之碎掉,呃,其實主犯是祐一…真弘猜拳贏了後可以替珠紀探體溫,
但懷著色色的目光碰珠紀於是…祐一出手了www
祐一:
拿了很貴重和ババ様用來裝飾房間的掛軸,摺成紙扇打真弘並使他撞破了窗戶…
還說稍微借用一下因為打開很像屏風……
慎司:
看到以上三人不懂處理,打算拿盤水來,用抹布給珠紀抹汗降體溫,怎料水打翻了,
而且是全倒在珠紀的床鋪之上。
大蛇:
作為最年長者看到如此混亂的局面卻沒能好好控制,意外地被罵的大蛇很可愛XDDD


結果:被重重的責罵後,從今以後大家都不敢再惹怒美鶴了。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書く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