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Be a light unto yourself.

緋色の欠片 「魔術師に捧げる手記」 翻譯・感想

※O社居然還放出了拓磨(還有其他人)的応援bannerXD! 它一世也會存於我blog裡!(喂


這張ドラマ不枉我聽到一兩時XD 也不愧是我最愛的乙女gameXDDD
就只有這個game我會不惜去把全部特典drama和drama CD抓回來ww
這下子所有drama CD(非特典)都補完了 雖然這個出了好久
裡面是祐一擔任主角呢 很久違浪川這種沉沉的聲線啦!!
劇本寫得非常好 雖然是原創角色 對本篇來說也完全架空 沒有違和感
祐一也很溫柔 整段故事很溫馨搞笑 卻又同時令人見識到每法抵抗的命運
有幾段很好笑 是祐一的劇情 翻譯一下幾部分 最尾感人的一段回來再翻><
其實也可說是自我滿足還有和龍月分享這些事件XDDDD
雖然這次是祐一主役,但也請繼續(更)喜歡拓磨XDDDDDDD~


故事發生於成功封印鬼斬丸的日子--

--在LOGOS的洋館 大蛇和和祐一發現了一個小男孩…
拓磨和真弘後來趕到 拓磨解釋說這是真弘為了買炒面面包遲了的緣故……

拓磨:話說回來 在祐一學長身邊的那個是怎麼了…?
祐一:不,我們也是剛剛來到,也未知詳細說明情況。這傢伙…
小孩:父…父親…
拓磨:父親?…學長…!
祐一:等等,拓磨,你好像誤會了些什麼。
真弘:祐一,我可是無論發生什麼事,都會站在你這邊的呀!
祐一:…什麼。
真弘:雖然這個年紀有孩子也真夠嗆的,有什麼要幫忙的話盡管開聲,怎麼說我們也是大親友呀!
祐一:大蛇,拜託你跟這傢伙解釋一下。
大蛇:對不起呢,再繼續看著這狀況實在是很令人高興…啊,說笑的呢。
請不要用冷冷的眼神看著我哦。而且,好像也不是可以光說
笑的情況呢…
孩子:父…父親…

--小男孩被救回,在大蛇的家休息著。祐一帶他上房間休息。

祐一:寢室…在這裡嗎。不愧是大蛇,安排得真好。
小孩:喂。
祐一:怎麼了。
小孩:你為什麼什麼都不問。像我這樣什麼都不回答的傢伙不覺得可疑嗎!
祐一:要問的事大家都問了,你也沒有回答。我現在在這兒繼續問的話,回答也一樣吧。
小孩:那…可能是啦…
祐一:雖然對你抱有疑問,但是,如果你對村子無害的話,那倒是沒關係。
小孩:你這樣就好了……呃!
祐一:沒事吧?果然還是立即休息比較好。我不妨礙你,先出去了,有什麼事的話就叫我吧。
小孩:(在自言自語唸一些關係有關身體的事)
--突然房門被打開。
祐一:啊,話說回來…
小孩:!!!!什麼,忽然回來幹嘛啊!!!
祐一:不,只是有一件事想問你。
小孩:哼,果然是來質問我嗎。那麼,你到底想問什麼。我來這裡的目的嗎?
在那兒的理由嗎?還是……
祐一:晚飯想吃什麼。
小孩:嗄?
祐一:你什麼都沒吃過吧,所以問你想吃什麼。
小孩:不要。
祐一:沒有食欲嗎?
小孩:說了不要啦!
祐一:那麼待會,我拿雞蛋上來…(這個聽不清楚是雞蛋啥ww)
小孩:你聽別人說話啊!(肚子咕咕聲)啊……
祐一:份量,我會好好預計的了。
--關門出去。
小孩:奇怪的傢伙……

--守護者來到大蛇家一聚……

大蛇:話說回來,今天好像沒看見狗谷呢,是怎麼回事?
真弘:喔,狗谷的話送珠紀回家呢。帶那傢伙來可不行呢。
拓磨:那個混蛋,不知有沒有在幹什麼奇怪的事,還是由我來送她好了……
慎司:在擔心嗎?
拓磨:也…也不是這樣的啦……
祐一:話說,大蛇。怎樣呢,トレス的狀況。(那小男孩)
大蛇:開始稍微有些回應,還是一如以往隱瞞自己的事呢。
真弘:無口的話真是最令人頭痛的呢~又不能覺得可疑就揍他打他…
祐一:真弘的發想太極端了。大蛇,我能再來一杯茶嗎?
大蛇:嗯,沒關係喲。トレス君,有勞了。
--開門的聲音
トレス:已沖好茶了。
慎司:那個…トレス君這種衣裝…
トレス:別問呀。
拓磨:……穿著圍裙在幹嘛啊你(笑)
大蛇:其實呢,因為身體能動,想幫忙種種雜務呢。
真弘:…哈哈!很合適呀トレス!這麼高傲的傢伙,沒想到你會幫忙呢…不錯嘛!
圍裙很適合你哦~!
トレス:閉咀!圍裙可不是我的趣味!

--在トレス消失後……
拓磨:那傢伙,最後笑了呢。不知是否被救贖了呢。
祐一:不對。
拓磨:為什麼…
祐一:トレス看穿了我的幻術,他知道ドライ沒有來迎接他。
我所製造的幻像,並不能為那傢伙帶來幸福。
大蛇:為什麼…知道幻術被看穿了呢?
祐一:最後向我說…「謝謝」…
真弘:那麼,這不是更加好嗎?
祐一:為什麼?!我所造的幻像根本不能拯救他!
真弘:
取而代之你的溫柔…就拯救了他。所以那傢伙最後在笑呢。
雖然你造了幻像出來是你不對,比起用謊言堆砌出來的幸福,真正的溫柔卻能一直拯救人心呢。
祐一:這樣就好了…

終於打完全部了…劇透一下 其實有玩過或看過小說的人應該記得
魔術師ドライ的位置是搶回來的 他殺害了原先被安排跟隨アリア的那個魔術師
而製造出這個人造人トレス トレス口中所說的父親就是ドライ
雖然ドライ曾經殺害自己 並再次賦予自己「生命」但他仍然敬重父親
祐一曾經比喻玉依姬和守護者們的關係就和トレス與ドライ一樣
就算珠紀他們去死 他們也心甘情願 但分別就在於 珠紀是不可能作出這樣的要求
而トレス的目的是殺掉守護者們為父親ドライ報仇 所以雙方要全力作戰
這DRAMA的劇本補完本篇的劇情 其實沒有一定的必要去補足
但如果故事是這樣的話 我也覺得挺感人的(笑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書く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