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Be a light unto yourself.

【神々】尊√戀愛ED クリア感想+α
接著前面宿命ED分岐前的部分,這裡寫寫戀愛SIDE的結局。
正在聽中井,杉田和石田的那片新抓笑shi我了

為了讓這篇記事有一張可以放出來的圖片我…居然譯了這篇還修圖了…emojiemoji
我真的很閒嗎!!
拖鞋很萌,嗯……emojiemoji


(注:水蛇春的姓氏大概沒人記得吧…アイドネウス是ハデス。
我原本應該想寫「解開心防」的寫了「解放」…好吧我不修了隨它去吧orz)



除了戀愛路線的劇透感想之外,還整理了少許有關箱庭與現世、神界之間的關係。
最後附上SS的少量翻譯和感想emoji下一次將會寫寫月人線,
並將上次考證的那篇利用月人線所出現的劇情修正補足。


(戀愛路線)

如果選擇改變尊的想法,而不是找別的方法,就會接受宙斯提出的試煉。
於日落之前,兩人必須徒步走上山頂,才能撤消停課處分。
我們努力地走上去,起初還是充滿幹勁,決心要登上山頂。
可是不停的走啊走,體力都消耗得七七八八,離山頂卻還有一段極遙遠的距離。
途中還有宙斯額外的阻撓,強風除了吹得我們東歪西斜,
也開始吹散了我們的意志。

也因為一直沒辦法達到終點,尊覺得這根本就是宙斯故意丟下的難解課業。
挫敗感與不忿的心情一湧而上,於是在我們走得累透時,尊發我脾氣了emojiemoji
他說既然宙斯這樣刻意不讓他完成的話,乾脆什麼回歸學校他都不理了。
就這樣,他說不再上樓梯了。他坐在樓梯上,沒有繼續移動的打算。
雖然明白他氣餒的原因,但我跟他就一樣累好嗎!剛剛說的加油都是廢話嗎?!
於是聽到他說洩氣話我本能反應的也向他發脾氣,扔下狠話就繼續上山。
走啊走,不知走了多久,時間一點一點的過去,日落時份漸近,卻沒有什麼進展。
我開始雙腳無力,也在反思著自己剛剛對尊說的話。
剛剛我是不是說得太過份呢?明明最難受的,不就是他本人嗎……。
就在這時,雙腳發軟沒力一下子就滾下了樓梯旁邊的草叢裡去。
不幸的是,還把腳踝給弄傷了,剛才已幾乎體力透支,現在連站起來的力都沒有。
想著明明走了那麼遠,竟然因自己一時大意而沒法繼續走下去,
心裡一酸,眼淚都要溢出來了。失足到了這種地方,更加不知如何是好。
就在這時,尊出現了←王子式登場かっこいい!!!!!!/////////
勉強的向他表示自己沒事,他竟然立即就知道我是在硬撐。
於是,他說要揹著我出去。

知道他耗損了不少體力,卻還要背負著我,真的讓我感動得沒話可說emoji
然後,他告訴我,還要繼續走上去,直到完成目標為止。
在我扔下他獨自上山時,他反省了自己剛剛的行為,也一直在擔心我。


戸塚尊「要說擔心還是不擔心的話……那種事你懂的吧。別讓我說啦!」
依然的不坦率emojiemoji優しいね尊は、本当に優しい。

因為我告訴他,我是相信他可以完成目標的,他決定繼續走下去。
揹著我絕對比剛才更辛苦,但此刻只有人類之軀的尊比剛才顯得更有幹勁。
絕對要二人一起登上頂。我沒有多話讓他分神,靠在他的背上,心裡默默為他加油打氣。

戸塚尊「我想要相信,那個妳所堅信的我。」

到達山頂後,已經入黑了。換言之,我們無法完成宙斯給的課題。
那一瞬尊陷入了絕大的失望之中。他為自己剛才發脾氣停下來的事而後悔。
如果自己沒有在那裡浪費時間,就可以在時限內完成的,就只差那麼一點…。
在我心裡,揹著我,用盡氣力來走上山頂的尊已經超出了常識範圍了。
倒不如說,因為是我受傷了才會拖累了他吧。是我成為負累了吧…emoji
宙斯見我們挑戰失敗,就想轉身離去。這時尊大喝一下,我還以為他會再暴走。

沒想到,他居然向宙斯下跪了emojiemojiemoji
尊說以往的自己只顧及個人的事,而不考慮他人。
覺得和別人之間有道牆,覺得沒有人肯打開心扉接納他。
然而,只是他沒有搞懂而已。不是要別人接受自己這麼簡單。
若想要得到別人的接納認可,就必須從自己開始。
自己也必須打開心房,不要再把自己隔離開來。
他明白到自己必須開始改變,也希望宙斯可以讓他回到學校,重新開始校園生活。
尊說話時的語氣、表情都是那麼的認真…
他已經賭上了自己的一切,尊嚴,過去的傷痛emoji…徹底地拋走包袱和束縛,
才能夠真真正正迎接未來吧。

宙斯聽了他這一番說話,非常感動。他的真意其實就是為了讓尊明白這點。
所謂登山的事,也不過是一個「機會」,讓尊可以重新審視自身的問題。
於是,一直以來在尊身上的枷鎖解除,他明白和想開了自己的切身問題後,
終於得到了畢業的資格。…
可惜的是,劇本裡完全沒有提及他的鎖到底是什麼,又是繫在哪裡的emojiemoji

翌日尊因為擔心我的腳傷還故意來接我上學emojiemojiemojiemoji
回復正常的校園生活後,也差不多迫近一年的畢業期限了。
月人哥哥的爆彈發言自重啊喂!!!emojiemoji

戸塚月人「兩人的戀愛結果到底如何呢。」


戸塚尊「戀,戀,戀,戀愛!?大大大大哥!你在說什麼!?」
結果我什麼也答不上來。

放學後,尊約我到屋頂說話。突然地被他緊抱。
聽見的是尊一遍又一遍的真誠告白。



…這是摻雜著悲傷的告白。
越聽到他說喜歡,就越是心酸。為什麼尊要是神,而我是人類呢?
任憑怎樣喜歡對方,也不可能待在一起的,不是嗎?
如果能回答我也喜歡多,有該多好?
明明是喜歡他,卻不敢給他答覆。因為一旦回應了他的感情,
同時也意味著我必須失去這樣喜歡自己的人…。
之後大家也沒有再提及過這天的事,就像往常一樣相處。
因為我們都深知,這是沒辦法改變的事情。

在畢業之日到來前,トト向我說宙斯有給我選擇權(你真仁慈……)
要和那個喜歡的神去衪的世界,還是回到自己原本的世界呢?
雖然捨不得,但考慮到本身我有自己的生活,有我的家人這現實層面,
我決定選擇將這裡的際遇銘記心中,回到自己的世界去。

【戀愛ED 1】

在我要回去原本的世界之前,和尊來到了起初經常碰面,令人懷念的屋頂。
原本約定了要以笑容來分別的,卻無法制止地流淚,勉強地把嘴角揚起。


毫不越界、保持節度地,尊吻下的是面頰。


他笑著說我是愛哭鬼,說他最後,
也不能讓自己喜歡的女人展露笑容真遜,也說不出帥氣的話。

戸塚尊「對不起啦。不過,這就是我呢。原諒我吧」

不想後悔,於是再一次,說出告白的話語。

他說,我還沒有回答他。
說了喜歡,便無法輕易說再見。因此一直不敢承認。
但是到了現在,我決定把自己的心意說出。
這次,是最後的機會了。以後也無法再相見了。
尊還說笑,若自己被甩了就一生無法振作(苦笑)

一直以來的苦痛,說不定是為了與我相遇而出現的。

戸塚尊「在這裡的回憶是最棒的寶物。能和妳相遇,太好了」

伴隨著簡短的告別話語,我目送著尊沒有回首的背影,直至看不見他為止。


於是,我也回到了現世。
記得今天結束了修業式,和友人分別後就來到了自家神社前…。
為什麼我會拿著一把劍呢?………
不明就裡的我,把劍放回箱子,再拿回倉庫。

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
我當下才反應過來,女主我失憶了!!!!!!!!
WHAT!臭西蘭花,有必要這樣虐待我和虐待尊嗎!!!!!
說好一生記住不會忘掉的珍貴回憶呢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
くそおおおおおおおおおおおおおお!!!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

漂亮的夕陽令我止住腳步,無法從天空移開視線。
穿過神社的鳥居,看到一個男性的身影走過參道…。

OMG是尊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たけるううう!!!!!!!!

会いたいよおおおおおおおおおおお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
とは、私の勝手な感想でした。
女主我自然什麼都不記得(摔
 
明明不記得,卻無法移開雙目。對上他的雙眼,心臟突然激烈跳動。
--草薙。
他知道我的名字。帶著寂寞的笑容,他如是說…

???「果然,不記得了呢……」


戸塚尊「我是戸塚尊。是妳幫我改的名字。……雖然,妳全都不記得了。」

明明是第一次聽的名字,卻也覺得異常地熟悉。

戸塚尊「想要見妳,想著要見妳……只是這樣想著一直活到現在。
在和妳分別之後的時間漫長得彷彿令我神志不清了……
閉上雙眼就只是想著妳。愉快的事,悲傷的事,全部,全部都那樣令我心疼」

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
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
西蘭花你虐待人要這樣給力嗎?!?!?!?!?!?????
你是讓尊從神代等到現代這樣嗎?有幾千年嗎?還是多久?!
這、這!!!!!!!理不尽すぎるよ!!!!!!!!!
…看到尊這樣說我真的差點眼前一黑,天啊,這什麼狀況。
我怎樣才能好好補償你

還因為這裡衍生出我在想像時點問題而混亂了_(:3」∠)_
如果去箱庭是千年之前的世界(假設神代是這般遙遠吧,畢竟只是架空的)
但我跟尊在箱庭分別後,他明顯是回到神界後再來現世的人間的
而到底隔了多久才來,只有神知道wwwwwwwwwwwwww
他必須活多N年(他說等了好久)才能看到我出現的話…。
WAIT,這樣不是有點奇怪嗎?emoji
等待N年的理由是什麼?明明我是一瞬回來的呀。
很明顯,尊離開箱庭後不是跟我到了同一個時點
這是很自然的,之前トト不是講過這個尊還未打八岐大蛇嗎
而在我存在的世界,卻是記載了打敗大蛇,拿了草薙劍的スサノオ。

如果尊回到神界後,可以延伸出兩個考慮:
一,活在神界+等待N年才來找我。
二,立即去了人間+等待N年才來找我。
即他在我出生許久前已在神界/人間一直等待
為什麼他不在我出生的時候(或者說,早一點)直接來找我?
要一直等到我長大,要我去了箱庭後回來才行嗎?
也許他是被某種力量約束了?必須在這個我歸來後的時點才能找我?
因為他說等了我好~久這個說法真是很感動emojiemoji
但想深一層,我覺得有點心寒(毆

好吧這裡先撇開我不明白的地方,那也沒有太大影響。

戸塚尊「終於,能見到妳了。」

他臉上如像要哭出來的微笑令我心裡一陣沉痛。
--因為不想後悔,就來見妳了。草薙,就是妳。
不放棄的話就能實現願望,告訴我的人就是妳。
已經,絕對不會再放開妳了。我已經決定了。

戸塚尊「妳就由我來守護。豁出性命來守護妳。」

被他緊抱著,湧上熟悉又溫暖的感覺。打從心裡感覺到自己想要了解他,
想再一次,回想起他。從這裡開始新的一步,倒也不壞吧…?
超☆HAPPY END!!!!我愛死這個ED了!!!!
感動的再遇重逢、感動的N年等待…我,我完滿了emojiemojiemoji

-完-

【戀愛ED 2】

這邊的我選擇了和尊去他的神話世界。

戸塚尊「早點說啊。笨蛋。」
一直讓他擔心了許久,總算下定決心告訴他這決定了。

畢業時,トール和尊的互動…唔…這兩人髮型好像!(拖



跟尊一起去了神話世界,就是在做打退怪物的工作。
一邊作為尊的戀人,和他一起奔走於這世界,讓高天原的神對他改觀。
非常平穩的一個ED,也算是另類的完滿結束了emoji

看到我臉上擦傷的痕跡,他立即大有反應。


戸塚尊「是在剛剛的戰鬥中擦傷的嗎……又是意外地挺強的怪物」

還來不及反應,尊已經吻上了面頰的傷痕。
長期神化了的尊好帥好帥好帥好帥好帥好帥好帥好帥好帥(ry

戸塚尊「……不,那個,消毒……啦。沒有藥了嘛」

噗你的借口要有多爛?XDDDDDでもかわいいや!!死ぬほどかわいい!

一直以來被高天原眾神所厭惡的尊,想要助衪們的一臂之力,我想要幫忙也是當然的。


戸塚尊「我愛你。直至生命結束前會一心一意地愛妳。」

跟角色歌的歌詞對應哦☆
…可是拜託別這樣懶,這樣感人的句子能否配一個溫柔微笑的表情啦!!emojiemojiemoji

-完-

***

由於尊提及等了我好~久的關係忍不住仔細整理思考了時點上的問題。
結果還是沒搞懂,神界存在太多不確定因素emoji
【箱庭→日本神話界】
箱庭→現世】
移動時間 不明(瞬間推定) 瞬間
時間狀況 古代 現代
具體時點 原時點或經歷一定時間
(證:到神界後有提及
「尊一直被高天原神祇厭惡」)
故事初日移動當天
(證:回現世後提及
時點為當天修業式後)
一年換算
消耗時間不明  消耗時間為一瞬
記憶狀態 保留(神、人皆是) 喪失(神能保留記憶)


全CGゲット記念☆


SS的部分--因為搞笑就翻幾句好笑的自我滿足,不詳述了。

【身體好痛】

尊「好痛---才不可能吧,我是想這樣說啊。」
ハデス「真是勉強的借口呢」
尊「連ハデスさん也!」

【名為笨拙的才能】

在身旁站著的大哥被泡沫掩埋了。
尊「大哥,沒事嗎!」
月人「是的,沒有問題」


不,很有問題吧。
月人「我正在清洗衣物,有什麼要洗的東西便一起洗吧」


人類發明的機器,應該是按個按鈕便能洗淨衣服的,
為什麼大哥想穿著衣服去洗滌呢?
尊「沒關係的,清洗衣物也由我來吧」

【與大家共渡的時光】

月人「那可是當然的。因為戸塚尊和草薙流我正在交往」
尊「大哥!!」

【就只讓妳看見】

流我「是啊。有點奇怪呢,尊さん。」
尊「才沒這種事啊!擔心喜歡的傢伙有什麼問題啊……」


以上、尊レポ完滿結束!!!!おめでとう!!!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書く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