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

Be a light unto yourself.

【神々】尊√宿命ED クリア感想
首先必須說的是一開始這部神神(又被我稱為神棍w)我是完全沒玩的念頭。
雖然是有那麼一點點在意ハデス,但我在石田病發也覺得沒需要玩其他←
問題是,星月玩到我心理創傷,FD玩到一半守村君也只攻略到一半。
抱著隨便玩玩的心態去開了BWS,卻讓我覺得這遊戲我沒辦法支持下去。
(對了,我還沒有時間寫BWS的吐槽レポ,盡管我只玩了兩三個小時吧。)

之後,看到みか開始了玩神神,覺得是時候推栗下坑,於是。
在我聽到尊那一句「雑草」的瞬間,我中伏了emojiemojiemojiemoji
不,我絕不是個M。我不是一個一面倒的M。倒不如說我很討厭被S。
只是那一刻我的電波告訴我,這隻不器用不坦率就是我的菜emojiemojiemojiemoji
結果證實:THIS IS TRUEwwwwwww 現在伏已中到……感謝しますemoji

尊可愛すぎる(///▽///)(///▽///)(///▽///)

玩完一周目後,覺得這遊戲比我想像中的短,但還是滿足的。
在開了一個ED後很快就可以開同SIDE的另一個ED,也沒有後日談之類的OTL
西蘭花你到底要有多吝嗇emojiemojiFDください!
事前對日本神話沒幾多認識的我,隨心的去開了遊戲。


我不想承認尊比我本人矮的事實wwwwwwwww

第一次的QUIZ就慘烈地幾乎全錯,之後撞呀撞又給我拿到了S ww


箱庭の尊もかわいいやemoji可是イベント很難開,目前才開了兩個。




因為戀愛那邊也太長了…所以決定分兩篇寫……emojiemoji這篇是宿命ED全劇透emoji


尊是屬於不積極上課的一派,憑著一種打不死的小強心理才能攻陷他emoji
這實在是折騰自己對吧,但因為尊是個外表和說話粗野,內裡卻很溫柔的人,
所以之後會有怎樣的轉變,也倒算是我意料之內的事情。
每天都在天台努力訓練自己的尊,表示對學業什麼一點興趣也沒有。
告訴他這樣不能畢業,他說我這雜草反正是為了自己想離開箱庭而干涉他。
我是完全不被信任的人類吧(苦笑)

體育祭的劇情令我想起歌王子。又是兩人一組分勝負。
當看到吃麵包跑步的比賽時尊不夠高地狂跳,還大叫くそ我差點在車上大爆笑emoji
這傢伙也太可愛了吧!!在出CG前我還妄想了一下,一看到CG就///


看到一派安定的月人,更為尊感到焦急emoji
沒料到,結果是月人和尊平手XD


戸塚尊「在這種情況都能高興起來,奇怪的傢伙。真是無憂無慮的雜草啊你。」

即使被尊說是雜草,我也能甘之如飴emoji原因很簡單,
因為我相信即使是雜草,我的行為也是有意義的,也能一點一點地改變尊的心意。
要他相信我,首先我必須相信自己吧emoji

記得起初去了購買部,特地為了配合他的胃口,買了和式的稻荷壽司。
可是他那時的態度還很差,一手將我拿給他的壽司拍倒在地。
那時我露出了一個失落的表情,默默地撿起散落一地的壽司。
但是那一刻他瞬間另過臉去,我感覺到他絕對不是故意的。
而的確,在SS裡看到他自己為了這件事而感到焦躁不已。
他不習慣被人干涉,還是一個毫不認識的他人。
於是那時我只能說聲抱歉,淡然地離開。
之後跟宙斯派給來照顧我的人偶メリッサ說起尊的疏離態度,
沒想到メリッサ給了我一個挺讓我意外的答案。
他說,如果尊真的想逃避的話,就不會每天都待在同一個地方吧。
若是真心想不被你打擾,也可以轉換地方。
這證明了,尊內心的某處是想人找到他的。
這一番話無疑給了我強大的動力和勇氣,讓我相信我有能力改變尊的態度。
被無視也好,被他大鬧也好,我也不想放棄。

我的雜草根性也不是蓋的XD 一直努力的游說尊加入部活,從此融入學校生活。
但一直都沒想到應該找什麼機會讓尊進一個他感興趣的部活。
就算被尊喊做雜草,但也希望可以成為令他認可的雜草。看我多麼的一心朝著他

草薙流我「我,會嘗試成為讓尊さん認可的雜草的。」

看到每天在鍛鍊肌肉的尊,有天在揮劍練習五百多遍。
當我不知第幾次告訴他,想他加入部活時,他再度拒絕我。
然後問他那你不想回去原本的世界嗎?的時候,他冷冷地答我,
沒所謂。
因為世上並沒有他的容身之所。
這一瞬,我才深深感受到尊拒人於千里之外,絕對是有種深刻的緣故。

而要讓他配合我,必須一個「理由」。沒有容身之所,創造出來便行了。
於是自幼學習居合的我,想到了利用「比試」的方法,讓尊加入「劍道部」。
雖然劍道和居合是兩回事,但也只能把握這個機會,嘗試讓尊加入。
亮了一下頸上的天叢雲劍給他看後,他答了我一句「有趣」,接受了挑戰。
比試的條件,自然就是我贏了,就讓他入劍道部;我輸了就會放棄。

面對身為女性的我,尊說讓我一手。若我能用竹刀碰到他一下,我就算贏。
為了達到我的目的,這時也不顧什麼尊嚴,我欣然答應。
在體育館的比試很激烈。以為自己有學習居合的優勢,但尊卻毫不讓步,
一下用力的攻擊已讓我手臂發麻,幾乎招架不住。
之後只能防守而無力進攻,體力耗得差不多時,一個失勢倒了在地。
這時明明尊可以乘勢攻擊,但他卻絲毫沒有動彈。
以為他是一時大意的我,於是出盡全力搶攻,最後卻輸了。
他說,傾盡全力的攻擊,同時也產生最大的空隙。所以,他說故意讓我大意的。

不過他之後居然讓我看,原來我擦傷了他的面頰而我竟沒有發現。
明明他可以不告訴我的,我根本就不曾發現,他卻承認落敗了。
看得出尊有那麼一點,似乎想開始接納我的存在。
在離開體育館時,他向我說,小心別再向後退,不然便會撞到。
撞到什麼?原來是打鬥期間我們移動很多,不小心到了體育用具存放的地方附近。
我也察覺到,尊剛剛停止了攻擊,原來就是怕我撞到這些東西受傷。
瞬間內心感到非常溫暖,第一次感受到了來自尊的溫柔。

翌日便開始了晨練。然後,在長期的共同練習下,尊的態度漸漸改變。
那是很自然又很人性化的感覺。
和別人相處之下,逐漸溫和起來,也開始會理會更多我的感受。
看到為了練習毫不怠倦的我,是不是多少也打動到他了呢?
他見到我臉上沾了東西,不經意地數度用手指輕輕替我擦掉,
然後讓我注意一些,不要浪費了這かわいい顔ほん、本気か!(///▽///)


戸塚尊「和我在一起時,我會保護你的,所以,就放鬆點吧。」

一次,被學校裡的某個NPC纏上,那自然是宙斯幹的好事。
尊為了保護我,將那個人給「消滅」掉了。他說,自己「再次」是這樣。
然後他喊尊做「亂暴者」,又是這個瞬間擊沉他的詞語。
尊沉默,我深切地感受到他因為這詞而備受打擊。
我安慰他,說他只是為了保護我,並沒做錯。而且,他不是沒有改變過,
而是也許人(神)是害怕改變的,彷彿失去了一切似的。不過那份不安,
若能漸漸變化開來,就會讓自己明白和知道自己是正在成長。
之前在被ロキ挑釁的時候,他力量暴走而神化,他不想自己再重蹈覆轍。

戸塚尊「若你想的話,就再多陪伴我一下子吧。直至畢業之前。」

和他在一起的時候,他答應我會保護我,讓我可以放鬆自己。
無可否認的,尊對待我的心,已經有所改變。慢慢地,似乎感覺到縮短了的距離。
如果我肯的話,他希望我可以陪伴他到畢業為止。
單是這一句,已經讓我感覺一直以來的努力並沒有白費過!

因為宙斯的気まぐれ,箱庭的季節變了夏天,可以看到尊的帥氣夏服!!


說到夏天,有什麼活動可辦呢,就是合宿了。
原本想到尊叫哥哥一起來卻不一早告訴我,好像把我排除在同伴之外。
但其實只獨自在文藝部的哥哥前一天才說沒有預定(摔
加上他考慮到和我獨睡一室始終不太妥當。
沒想到尊對於睡同一個房間的事情也這樣為我考慮周到。(///▽///)不愧是純情小子

戸塚尊「在人類的書看過,沒結婚的男女睡在同一屋簷下可是不好的。」
看到結婚這字眼我心跳漏了一拍//

合宿就是劍道部的特訓。一起去的還有尊的哥哥,月人。
他一邊看著我和尊比試時的不足之處,讓我們改善改善。
這身衣服又好帥(///▽///)


然後正在寫小說的月人原來,正拿我和尊來做モデル來寫…戀愛故事!(///▽///)
雖然嚇了我們一跳,但我們更大的反應是害羞了emojiemoji

戸塚月人「正把兩人拿了來當現在寫作中的小說原型。」

去了練習跑步的我回來,看到月人也一團亂的在做料理。
結果尊也看不過去,看到食具都不停掉到的上的月人,就自告奮勇的做料理。
最後做出來的咖哩雖說不上完美,卻非常的好吃。
連對飲食不拘泥的月人也稱讚好味道,尊於是感到非常高興(這重度兄控

晚上,月人依他的日常習慣去看月亮,餘下我和尊獨自兩人。
沒料到被鋪只有一份,於是尊說他就這樣睡地上,我說不可以,
如果感冒怎辦,而且我也不好意思自己獨佔。
聽了我說的話,尊決定將被鋪攤開。我因為太緊張和羞恥心的緣故,
原本睡得有點開。可是之後他說,你不相信我嗎?
當然不,只是因為我自己太羞了/// 但他再說,我絕不會做讓你討厭的事。
於是讓我別睡到被鋪的邊緣,再靠近那麼一點。(///▽///)
在超級緊張的情況下,總算睡著了。但是突然--



うわ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ー!
被被被被被被被被被被被被、被抱住了!!!!!!
這什麼狀況啊!!!!!!!!!!!
我那一瞬的心跳率絕對跟文字通り無誤。
抱著我還不止,還貼得非常近,都感覺到他身上肌肉的溫度了いやあああ
還在我頸後、耳邊不停的說夢話!輕輕的想逃避他的懷抱,卻完全做不到。
反而刺激了他…。

戸塚尊「別逃啊…再往這邊…來」


戸塚尊「一直…待在…一起吧……」

嗚嗚我哪裡都不會去啦////emojiemoji(其實是去不了
我的鼻血已經止不住了

之後,我們決定早上一起去看日出。

戸塚尊「嘿。每天都看月亮的老哥說的話,一定沒錯啦。那麼,朝陽可能也很美啦」

在看到太陽昇起之時,我提到了太陽的神,就日本神話來說即是天照。
但當時尊的態度很不愉快,還說高天原的神不會理會人類。
當時的我,對此還是不能理解。

在下山時不小心失足,尊瞬間神化抓住了我。
可是,被他抓住的地方,卻出現刺痛。
尊這一刻想到的,是自己的「神化」再次招來了惡果。
他焦急地抱著我衝下山,奔回學校的保健室治療。


破壞規則而神化了的尊被宙斯勒令停課,並且將劍道部廢除。
一直以來的辛勞瞬間化成泡影。任憑我怎麼說,也無法這麼輕易令宙斯撤回決定。
在尊停學的期間,雖然我多番勸說,但這次的打擊對他來說實在不輕。
他讓我別再管他,我也只能由時間不斷的過去,也不能怎與他碰上面。
終於,一次下課回宿舍時,我忍不住問了月人,到底尊平常去哪裡。
他的答案,是大海。月人說身為海神的尊去了海邊,心境就能平靜下來。
第二天,得知尊又再去了海邊的時候,我立即動身,越過走廊的トト,衝去找他。

接下來是我個人非常中意的劇情emojiemojiemoji(於是寫很長…ww)
沿著海邊步行,冬天的海邊景色也毫不遜色。在這裡,看到了尊的身影。
他沒有發現到我,而是獨自在不知說著什麼、專注著某件事情。

尊原來正在撿貝殼。那一刻我立即全身為之一震,這這這!
這是原本就很喜歡大海的我(大概是遺傳了我媽…)最喜歡活動之一emojiemojiemojiemoji
他微笑著拾起貝殼,舉起在太陽下察看。
那溫柔的笑容,完全地吸引了我的目光。
他喃喃的說,在大海飄浮,無處可去,彷徨流落了這裡嗎。就跟他一樣。
他輕輕的撥走貝殼上的沙粒,小心地用海水沖刷著它。
並說著,能這樣相遇,也是命運。
貝殼滴乾了水,用衣服下擺細心擦乾、再放於掌心。
這一連串的動作又再度表現出他的溫柔了。
他說,對著你們就能這麼輕易開口說話啊。對著人類和神卻如此的不順心。


他彷彿正在尋找失去的心之碎片一樣,凝視著沙灘。我不會說我想起那岐的
看著他跟自己說話的寂寞身影,我忍不住輕輕呼喊他的名字。
他稍微吃驚,卻隱約可見他面帶一絲喜悅之色。
問他是不是正在收集貝殼,他有點困窘地藏起了剛剛拿著的貝殼。
我瞥見那通透雪白的漂亮貝殼,彷彿瞬間就被治癒了一樣。
我說能夠理解為什麼尊會想收集它們,尊高興又有點害羞的佯裝冷靜回應我。
拾起一個漂亮的淡櫻色貝殼,尊卻發現到它缺了一角。
漂亮的貝殼必須在沙灘用心地尋找,而且還不能忽視那些海浪沖上來的新貝殼。
一邊跟我說話,指間沙啦沙啦地流過砂子,他的手上又多了幾枚貝殼。
看到不合心意的,又扔回大海之中。對我來說,這樣的事情感覺很新鮮。
我也一起努力地收集著,又讓尊看看,被他稱讚老是找得到漂亮的貝殼,
讓我感到一陣窩心。然後,我決定把剛找到的這個送給他。
他有點困惑地拒絕了我,我便輕輕的將貝殼置於他的手中,讓他握著。

只是輕輕地觸碰了彼此的手,竟會如此的緊張。
兩人就此停住,誰也沒能先把手挪開。那份溫度如此的令人依存,不想放手。
我感覺到這刻的尊也是這樣想的。凝視著二人的指尖,我開口說,
希望讓尊收下,作為我找到漂亮貝殼的記念……
心跳加速的緊張感,讓我無法好好的說話,聲線也有那麼一點顫抖。
尊立即不坦率地接受了我的好意。
緊緊的一下握著我手中的貝殼後,他終於鬆開了手。
有點害羞似的別開了臉,說叫我等他一會。數度重覆著拾貝殼的動作,
認真地尋找著令自己滿意的一枚…我忍不住綻放笑容。
終於,他找到了。那是和我剛才送他那枚幾乎相同的貝殼。

兩人將貝殼放在手中比看,彷彿就像是「一對」似的。
交換了彼此手中的貝殼後,感覺就如同和尊有著成對的東西。
這是我第一次收到了尊的禮物,鄭重的告訴他我必定會好好珍惜。
繼續和他一起在沙灘拾起美麗的寶物,他說專注的時候,
就能把一切都忘掉。把一切討厭的事情都忘掉。他的語氣中,透露出一陣悲傷。
尊繼續說,這些貝殼也有它們自己的歷史。而作為貝類時到底是活得怎樣的,
光是這樣想著已經覺得很有趣。
這不是很明顯的看到,其實尊並非一個對周圍事物毫不關心的人嗎?
我感覺自己越來越能理解得到尊獨有的溫柔了。

沉默過後,我告訴尊希望他可以回來學校。他說,他也想這樣做的,但是--
他以前,因為意外在高天原殺死了一名女神。
對於這樣衝擊的自白,我瞬間忘記了呼吸。
他說,這就和他令我受傷一樣。結果,他是在重覆著一樣的事情。
雖然是意外,但一旦犯下過錯,就無法回頭。
而在那盡頭的,就只有深沉的絕望。從此以來,不論他做什麼,
高天原的神祇都不認可他,指他是亂暴者,只要存在就帶來麻煩。
他無法作出否認,不論如何想要補償,亦是於事無補。
祂們不認可他曾經作出改變的努力。
將尊的一切都否定,並將他孤立起來。
一次不忠,百次不容--那就是高天原眾神對尊的想法。
面對這樣的尊,我深切的想要將他從這份孤獨和悲傷解放,
縱然我無法完全理解,我想幫助他的心卻堅持不變。

這時出現了運命の糸,我現實地思索了一下,決定考慮別的方法。

(宿命路線分岐)

所謂別的方法,就是像古時日本人向神祈願一樣。
我拿出了由頸鍊變化出來的天叢雲劍,向它強烈地祈願著。
這強烈的願望與思念轉化,將天叢雲劍變化成了日本神話中的怪物:八岐大蛇。
曾經在劇情提及過古時巫女向神祈求之時會獻上劍作祭品,
所以我喚出草薙劍祈禱,強烈的思念和希望交織下讓草薙劍失去控制,
化成八岐大蛇之姿追殺我及其他神明。
學校和附近環境變得一片混亂,連創造出這箱庭的學園長,宙斯也束手無策。
之後在トト查過資料後說了這番話:
日本神話與其他神話比較存在較少數的文獻,
特徵是有著壓倒性地少的記述,連人類的誕生也隻字未提。
即是說,日本神話的眾神跟其他神話的神明不同,
對人類沒有興趣,也毫不關心。
日本神話的神們一直只是放置人類於不顧。
無視於人類的求助,只管自己的事情。
人們一直向天神禱告。可是那些願望無法傳遞,
無數的願望沒有落著點而到處飄流。最終祈求轉化為詛咒,
生出了這樣的怪物。由此八岐大蛇不會對人類出手,只會啃食天神。
這就是祂們捨棄人類的報應。
但由於因為我被視為神的同伴,所以也成為了牠的襲擊對象。
(這時我忽然想起尊對陽及高天原眾神的厭惡心理。
當時並未知道原因,但其實一切的真相都藏於月人路線之中……)
太過強大的願望,本質也跟詛咒是一樣的,トト如是說。
眼前這般的怪物,只有與牠擁有因緣的日本神祇可以與之抗衡。
最終決定,由尊及月人合力,一同討伐和淨化八岐大蛇。

在這裡看到了ロキ神化造了仿天叢雲劍的一把柄劍讓我戰鬥。
在戰鬥之前,月人和尊問我到底祈求了什麼強烈的願望。

--希望尊可以回到學校,希望和尊一起重振部活,
希望人們對尊的誤會可以消除。

尊感到吃驚,又難以言語,卻好像有些痛苦。
月人告訴他,不應該擺出這副嘴臉。有人如此強烈地為自己著想,應該高興才是。
他說,自己沒想到我對他抱有這些想法。這樣的自己,
就跟那些無視人類願望的神沒有分別。無視我的願望,自顧考慮自己的事情。
準備出發之前,尊把我叫到一旁,表示有話要跟我說。

他說不想後悔,不想遺下思念,於是。有話要告訴我,可能也無法再跟我說第二遍。
知道他抱著必死的心,我心裡又一陣沉重。
突然,他抱著我,說感謝我。部活過得很愉快,覺得學園生活也不壞。
會這樣想,都是因為有我在的關係。


戸塚尊「就算怎麼被冷淡對待,也用不撓的雜草耐性向我搭話。」

聽到他叫我雜草,一陣懷念的感覺湧上心頭,緊張感稍稍被緩和了。
看著現在對我笑的尊,一開始是無法想像的…就如奇跡一樣。
尊坦率地接受了我這番話,並和我說,和我一起是他活著以來最棒的一段時光。
感到如此的愉快,是生平第一次。我又何嘗不是呢?
於是,我跟他說,如果可以的話,今後也--『想待在一起』
被他緊緊的抱於懷中,我無法說出這一句話。
因為接下來的,是一場豁出性命的戰鬥。
他喊了喊我的名字,再度用力的緊抱著我,我能感受到他心臟的跳動。
他說,這番話的後續,就在打倒那怪物之後繼續吧。
我回抱著他,輕輕的點頭答應。

【宿命ED 2】

面對大蛇的猛烈攻擊,我應該選擇動身幫忙,還是老實待著呢?
這一決定,將會形成為兩個ED的重大分岐。
就在大蛇儲蓄著強大光波能量的時候,月人決定自己去當誘餌,
承受大蛇這毀滅性的一擊,讓尊趁機去攻擊牠唯一的尾部弱點。
那一瞬發出光波是大蛇防禦最低之時,要抓緊勝利,唯有用這方法。

尊聽到大哥要犧牲的這一番話,完全無法接受,更無法冷靜下來。


戸塚月人「如果為了守護眾多的人而有必要犧牲的話,戸塚尊,不能讓你犧牲自己。」

月人那淡淡的聲音中,卻帶著無比堅定的信念。
他說,尊還有重要的東西。看著這兩人,我拼命地壓抑自己的淚水。
月人告訴尊,想念著尊、等待著尊的人,就在他的身邊。

戸塚月人「雖然我是一個人,但你已經,不再孤身一人。可不能讓她感到悲傷。」

尊吼著說,大哥你也不是一人啊!你不在的話,我也會感到傷心!
可是月人嚴厲的叫他住口,並說自己的弟弟並非如此的軟弱。
月人告訴他,還有守護「她」的未來,尊必須要活下去。
尊只能閉嘴,接受了哥哥犧牲自己來拯救他人的偉大意志。
月人操縱著符紙和使役魔,大蛇的光波讓視界被一陣白光覆蓋。
天叢雲劍落於大蛇消失的地方,同時也失去了月人的蹤影。
絕望的兩人只能相信月人已經逃往了某處,絲毫沒有打敗了怪物的勝利感。
最後,在夜裡默默的落下一行眼淚。
玩到這裡我真是對月人感到非常抱歉emojiemoji
emojiemojiemoji不能這樣對待好哥哥啊emoji
之後還在SS看到月人當時的內心剖白,好虐……emoji
emojiemoji
…之前說好「那番話」的後續也只能無疾而終。

-完-

【宿命ED 1】

相對前一個ED,這個輕鬆愉快得多。
我決定出手幫忙之後,也沒有什麼太大的阻濟。
和月人與尊一起成功打倒大蛇,牠也變回了原本的草薙劍之姿。
人們的祈願都得到了淨化。

最後作為天叢雲劍之主我,將這把劍讓給了尊。(再說原本神話中他才是劍主)


戸塚尊「我會,讓高天原的傢伙改變想法。如此下去什麼都不會改變。」

將會和月人一起回到神界的尊,下定決心要改變高天原神祇們的想法。
為了不讓這樣的怪物再次出現。他會帶著劍,向神明們傳遞這個事實。
要說服一直否定自己存在的神們不是一件簡單的事,尊是抱著相當的覺悟的。
他說會改變現狀,讓神們回應人類的祈願。
回去報告後,尊受到了大家的認可和接納。
我在這一瞬,彷彿看到了將會回到高天原的他,也將是如此地閃耀著英雄的光輝……。


-完-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書く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