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

Be a light unto yourself.

晉傳後半有感
話說我終於提起心肝認真的去了打晉傳。
我想一開始我也很明確地表示了自己是非常的不喜歡司馬一族,
因為篡了魏嘛(攤手)或者正史什麼我也倒沒熟的怎麼樣,
但是在這裡,在無雙的遊戲、故事裡面,我這次嘗試用客觀一點的角度,
看看所謂
「晉」的形成到底是一個怎麼樣的過程。
當然我不排除自己會有可能喜歡上晉的什麼,比起什麼也未玩就去批判不好,
似乎也不是一個好的玩家應有的態度,所以我就真的去玩晉傳了。

直到我現在打成都決戰(我想應該是最後一場吧,也沒有看攻略),
對於晉的感覺還是頗為複雜。因為前、中、後的發展多樣,
不同的人也擔任著不同的角色,和涉及不同的演變。加上我未玩人物列傳,
對於本身角色更仔細的設定也不會懂得,因此現在的感想可能跟之後會有出入,
可是我想大抵還是差不多吧。


▼以下主要依據無雙劇情評論,若干惡口發言,司馬氏廚請迴避▼

【晉的故事核心】

在司馬懿的領導之下,兒子司馬師子元和司馬昭子上也漸漸在戰事中取得功績。
一個是勇於拿自己性命相爭的長子,一個是嘴上老在嫌麻煩的二子。
兩個人的性格雖然很不一樣,但對於父親尊敬的態度是沒有任何分別的。
相對司馬昭,司馬師也很有自己的一派作風,雖然有智謀,在某些地方卻不懂隨機應變。
而司馬昭,行事作風較為自由,卻也不是一面倒的不守禮節,更何況有妻子王元姬伴於身旁。
這時,司馬懿到底是不是真心的為魏效忠呢?
從三父子的對話之間,看得出一個核心的信息。
「暗愚」「凡愚」
「暗愚」,意指愚昧的人。
「凡愚」,意指愚蠢而平凡無才的人。
司馬氏覺得,在魏日漸擴張之際,有很多作亂之徒也需要由他們去消滅。
為什麼?因為這些人都是愚昧又平庸的人,他們不掂清楚自己到底有多斤量,
就貿貿然的想去打倒魏,奪得「天下」的大權。
於是乎,看到這些不知天高地厚之愚昧之輩,只得一個想法-「滅」。
從這裡來看,司馬氏對於「魏」並不是如此的執著。
倒不如說,就算不論他們起初屬於何方的勢力,只要看到無才之人企圖叛亂,
他們就只會選擇將之消滅的唯一行動。
要簡單的概括,司馬氏的行動目的,就是要
將無能的人消除
而這個行動的原因,就是出於他們認為
無人能及司馬氏,這些人不配跟他們爭奪天下

這是我從晉傳徹頭徹尾感受到的最大中心思想。
司馬氏有他們一族的驕傲,而無可否認,他們皆是有能者,否則又豈能建立了
「晉」
但話先說回頭,在開始到成都決戰,晉也是未出現。
所以客觀一點來看,我們還是看到司馬氏曾經獻上他們的努力
「魏」而出力,誅除敵人。
司馬懿在早期曾經裝病而逃避當時在位的魏帝,在故事裡可見司馬氏一族的異心開始驟起。
到後來又出現廢帝的事件,司馬懿病死後,由司馬師、司馬昭輪流掌權。
曹氏這時的能力已經有名無實,兵權實際上都是在司馬氏的雙手之中。
不去深究到底司馬氏染上了曹氏後期的多少鮮血,但見在歷史推進之時,
司馬氏所擁的兵力已經日益擴大,要說的話,魏也落得了形同空殼的下場。
在司馬師也因病死後,司馬昭就是餘下唯一的當權者。
責任在大的他,想起了要背負整個「天下」,而開始了他的一統之路。


非常老實的說,我每次看到凡愚暗愚凡愚暗愚就覺得好煩!!!(摔機)
為什麼,除了因為這是明白徹底又刻意的在表現晉傳的中心思想之外,
同時也是在代表司馬氏在展示自己高人一等的傲氣…這叫人非常難以接受吧!!
好吧,可能是anti-司馬氏的我有點難接受而已ORZ
司馬氏這種自視過高的態度,對於那些微塵的勢力也好,對吳也蜀也好,
也是一副嘴臉…叫人看著就是很難覺得沒問題吧。
再說,就算多麼有才,這樣自滿的作風真的看得有點膩了。

「只有我們司馬氏才行。」
一副這樣的感覺嘛,對呢你們司馬氏,就是搶別人的東西厲害呢。
司馬懿死的時候我完全是無感狀態,就連劉備死時我都有眼濕,
可是司馬氏真的很難讓我覺得感動什麼的…。 


【晉的重點劇情之一:諸葛誕之亂】

諸葛誕原本也是親司馬氏的魏將之一,為什麼又回忽然跑去作亂,背叛司馬昭了呢。
在壽春長期駐守的他,對於不穩的局勢越來越不安。
於是他自立兵馬,漸漸就形成了一股支持他的民眾與士兵勢力。
同時間,受到魏帝這黑幕的挑撥,知道司馬昭很有可能一朝就將他的兵權勢力全部奪走。
於是,就在諸葛誕被命朝廷官職時,他就想先發制人,領兵進行叛變。
得知諸葛誕要當變的司馬昭,難得地顯得激動非常,甚至要鍾會安撫他的情緒。
當時諸葛誕站在城牆上,司馬昭恨恨的一邊拳打著木柵,說為什麼諸葛誕要這麼做。
然後,這一股怒氣的來源,到底是什麼呢?
就在之後司馬昭迫問諸葛誕,到底殺了自己之後有什麼作為時,諸葛誕露出了馬腳。

司馬昭「殺了我之後,你打算怎麼樣?」
諸葛誕「當、當然是復興我們的魏國。」
司馬昭「既然要復興魏國,那你又為何要借用吳國的力量?」
諸葛誕當時瞬間發怒,叫身邊的兩位弓箭手射殺司馬昭,鍾會也就著司馬昭快點回去。
這樣,也該能看出了司馬昭如此生氣的理由了吧?
沒錯,就是因為眼前的諸葛誕又是一個庸碌的愚昧之人。
根本不知天下為何物,不知自己一身的能力去到哪種程度,便妄圖天下。

不知自己的器量,迷失了目的,這是你的大罪--司馬昭如是說。
如此一來,真的應當消滅。
劇情發展下去,魏國將領的活躍與諸葛誕的妄動形成了強烈的對比,
戰事漸傾向一面倒的方向,有利於魏軍。
士兵們由尊敬諸葛誕到紛紛投降,倒戈魏軍,這是由於司馬昭心存仁義,對降兵施以溫情。
鍾會說過,自己才不放過降兵,必定會將他們一概誅殺。
司馬昭則頗有感慨的回應說,施以溫情,似乎是更為殘忍的做法。
沒錯,這對於諸葛誕來說,更是徒添他身上的悲情色彩。
一個沒有治天下能力的人,就算只得一身的尊嚴,最後也只能落得慘敗收場。
這就是諸葛誕的命運吧。


其實看到這裡,我已經忍不住覺得司馬昭和諸葛誕可是成為一對很好的CP!(無誤
說到底,諸葛誕的確不是什麼治世之才,但是也不能說他完全沒有功績。
在我的角度看來,諸葛誕是一個很可惜的炮灰存在。
坦白說,諸葛誕借吳國之力去復興魏,到底他是否如此打算,亦不得而知。
反過來說,現在司馬氏所進行的一連串軍事行動,又是否真的為魏而實踐呢?
就早司馬懿撒手人寰的時候,司馬氏似乎已經蜂起,打算他們一家的天下大計。
要是這麼想的話,司馬昭你又有何資格去痛罵眼前這個也是為了「國」而戰的諸葛誕呢?
這二人給我的印象是充滿著很可惜的感覺。以前司馬氏罵天下其他人是無才之人,
但是諸葛誕是司馬昭的舊識,曾經並肩作戰,要走到了這一步,
司馬氏的野心昭然若揭,又真的無法只責怪別人想去干預他們的一統偉業吧。


【晉的重點劇情之二:弒殺魏帝曹髦】

大家也想必聽過「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也!」,這話就是出於魏帝曹髦之口。
在無雙的劇情當中,雖然沒有出現過這一句話,不過身在司馬昭的視點,
實在也對於這話完全無法作出任何反駁。
在曹髦出去狩獵之時,發動叛變,司馬昭這時終於下定了決心,要奪權到手。
在宮殿一邊奔走,企圖要將曹髦置於死地。


老實說這個劇情真的非常的雷。一直玩了這麼久,讓我去攻打其他人,
以保護所謂的
「魏」我也倒無怨言,
現在要我把魏帝給殺了,
這、這,叫人情何以堪?!
真是擺了明要造反了吧,這個劇情真的不知叫我說什麼好。
當然,這樣的展開也是理所當然到不得了,要發展下去我就知會有這樣的事情…
但是眼睜睜的看著自己染上魏帝的血才能完場(雖然無雙也不怎麼能見血),
也真的叫我玩得很想摔機就是了…。
而要弒帝的理由,當然,就是因為魏帝無能…嘛……
司馬昭表示自己拿出了很大的決心才能去把魏帝給殺了,那時的他,
跟以前嘴上嚷著「很麻煩」的他不同,認真八百,是真的想要一統天下的男子漢。
而殺了魏帝之後,司馬昭說自己會「負上責任」。負什麼責任?

就是把魏收入懷中吧?!我呸!(喂
故事來到這裡,我只能作出一個杯具的總結:
司馬氏就是仗著自己的賢能來把其他人都當狗屁看。
司馬氏一直以來用自己的自尊自大和氣度來看世間的其他人,於是,
除了他們自己之外他們根本看不到其他可以治世的人材。
那是當然了,要是他們還能看到別的,還不立即把對方給幹掉,還在這爽著涼嗎。

因為自己的高貴而抹殺了其他人的存在價值--感覺就是這樣。
所以才覺得討厭,把戰爭和自己的一切所作所為都正當化就行了麼。
你是魏的人,你弒魏帝了,就一句
「我會負責任」就可以把所有事情都搞定了麼。
當然之後他沒有立即繼位,一大概是因為如此大逆不道,更重要的是,
皇帝這位置他不急坐,趕緊去滅了蜀才要緊呢!不然這位置怎坐著也不舒服了吧?
司馬昭的這個舉動,還有說要負責任什麼的,一切也令我覺得非常的反感不適。


【晉的重點劇情之三:討伐蜀國】

一直以來,在晉傳裡寫的蜀國就是姜維很難纏。
不止他,還收了夏侯霸這個魏國人過去,不過當然沒有因為這樣而令戰事太難搞就是了。
管他是敵是舊友,司馬氏只要看到別人腦筋差點就不爽了吧?
因為未玩列傳,所以不知道夏侯霸到底搞什麼跳槽過了蜀,這點我有所期待。
但是之前郭淮去追殺夏侯霸就這麼爽快的領了便當讓人覺得有些浪費…不明不白。
原本我是有些在意鄧艾的,不過他也是執著於所屬勢力的感覺…
讓我對他產生一種不愉快的感覺,是因為在一場對蜀的戰爭之中,
他叫姜維不應該再繼執著,如此執著下去也沒有意思。
說他只是在執著亡者的意志,而不看清楚眼前的現實…之類的。

也許在魏國的人是無法明白的吧。
姜維是以什麼樣的心態去繼承了諸葛亮的遺志,又是拼了多大的勁去布陣作戰。
甚至要對著劉禪這樣的昏主去繼續維持蜀國的壽命,到底有多麼的辛勞!
要說為什麼這樣辛苦還得堅持…很簡單,
一個人有意志、有理想,難道不被容許嗎?
有忠有義,想要貫徹始終,難道這樣又有罪嗎?


我想鄧艾如果不是死忠主義就是被洗腦了,這令我聯想到戰無裡無知的稻姬。
當她問幸村為什麼明知要死,根本不夠德川軍鬥,卻依然要拼了老命,
那就是「武士的意志」啊。

每個人都有自己要堅持的,哪怕要背負上什麼後果,哪怕自己要犧牲什麼,
也是要去盡力爭取的。對姜維來說,這就是蜀國的命運。
所以當我看到魏國的人都用一種不明白的眼光去看姜維的舉動時,
我實在只能感嘆,一個強大勢力下的人們,的確是無法理解另一方的想法。
如果彼此抵上性命的的想法可以被互通理解,也就沒有戰爭存在了吧……

另一方面,
鍾會也是一個我頗為在意的角色。
外表好看不用說(喂),性格其實也真的有點不怎麼討喜…
可能沒有
郭嘉的話他會成為我的新寵吧!(踹
他令我在意的地方,還有比起鄧艾或其他的魏國武將,他是有自己一派的意見。
他看著姜維說,此時根本不需要再執著於蜀或是魏,

因為這種東西很快也就不存在了
不愧是鍾會,已經看清楚了眼前天下的大勢去向。畢竟他跟著司馬昭,
也不是什麼泛泛之輩吧。但同時可見,鍾會是個對於「身屬勢力」沒有執著的人,
再看得仔細一點,也即是說,其實只要是他覺得有才能的人,
他便願意去效忠。而這種個性的人,在亂世之中大概是比較容易存活吧。

在最後一場對蜀的成都之戰,司馬昭與鍾會之間的對話,

令我對司馬昭殘餘的水平線好感直接刨坑。
蜀國已經沒有什麼餘命了,所以現在親手將它給滅了的話,也是對他們的「慈悲」。

……嘔。
如此自高自大的人大概已經沒救了吧…?
你以為自己是誰啊?救世主麼???????我呸啊!!!
把司馬氏寫成這個地步,不知道有沒有人多少覺得有點過火了呢。
至少我覺得是有點太過了ORZ
然後要我懷著這份心情硬撐著上陣去把蜀國的人一個個給滅了…
我實在ORZ 於是現在成都決戰後部未完,之後應該只有更雷了。


【角色點評:王元姬】

我知道她很受歡迎,不過當我仔細接觸了之後……
雖說現在我對女角色沒有那麼深的執著,但還是忍不住仔細想了一下。
王元姬受歡迎的原因,我懂。

有點冷、有點嬌、長得好看、細心賢慧,又能打,更是一直緊緊追隨著丈夫,
這樣的妻子,誰不想要?

可是換個想法,為什麼大家都要把吳國的練師給遺忘掉了呢?
同樣賢慧,同樣對丈夫死忠,同樣的為了保護丈夫而戰(甚至練師在這一層面更強烈)
很明顯是性格描寫得更加多…也是說暗榮多扔了心機下去,刻意製造萌點。
請問你,
練師在劇情之中有沒有機會給她臉紅啊!?(翻桌)
沒有啊沒有啊沒有啊沒有啊沒有啊沒有啊沒有啊!!!
其實我在激動個什麼勁。嗯,大概是明明差不多的設定,卻浪費了,
而造成龐大的人氣差而令我不愉快吧。如果我先接觸的是王元姬而非練師,
或者也能排除了勢力的考量(畢竟她只是盡妻子的本份,跟勢力無關)對她有好感,
但是現在我覺得暗榮只是讓練師少布了點(王元姬胸前也少布)根本說不上什麼。
在無雙裡比較內向賢慧的妻子…月英和甄姬也算不上吧ww兩個潑婦XD
但是練師和王元姬也是可塑性很高的角色,
我覺得不應該把所有資源都放在王元姬身上,這樣也太不公平了。
嘛這世上本來就沒有公平嘛我曉得的(喂


寫了這麼多其實晉傳也未玩完ww嘛我今晚再努力下吧☆(ゝω・`)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書く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