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Be a light unto yourself.

【東方】葉月ゆら - 時の檻
今天開IE的時候發現自己真的還未好好寫這篇……
除了因為最近的興趣猛烈地轉移了之外<喂
還有因為這篇寫在太難翻譯,本身的意義也深得…
拼湊了美妙的漢字單語唸上去感覺也有點吃力,更別提要理解。
所以之前才說會厚著面皮去勾搭(喂)
くまりすさん
或許我意外地是個考證黨ORZ

↓要依TL從下面看上來,或者我也把重點翻一翻吧。
歌詞裡想寫的是:

‧「青娥娘娘深知自己所有的能力是平凡之力,但亦想展示自己身為優越能力者的驕傲」
‧「在內心有複雜的執著,雖然想要自己努力,卻遇上絕對無法跨越的障礙,
  這並不想讓人知道」
‧「想世間的人給自己評價,繼續證明自己並非平庸之輩」
‧「結果就是身邊的人都不會直接的向她傳達這種訊息,而令她漸變成礙眼的存在」
‧「但是她對於身邊這樣的變化,採取了『正因我是特別的,旁人才無法理解』
  而將自己正當化」

以這種思考模式為前提,歌詞裡寫的就是在她身處的世界之中,
還有自認為正確的想法而導致的孤獨之間的差距…這樣的東西。



我想有了這個背景的解釋大抵會易理解些,可是對於翻譯卻沒有太大的助力XD
能理解曲子想說什麼,但是曲子的哪些部分是在
表現什麼依然有待考究…orz
くりますさん用的字都太難了啊啊啊!
某人應該万葉集和俳句看太多了ORZ(喂
其實原本是先迷上旋律的,電音大愛,葉月的聲音跟這樣的電音違和感0。
雖然我沒有特別喜歡聽她的曲就是XD




***

原曲:古きユアンシェン │東方神霊廟 ~ Ten Desires.
編曲:きりん
詞:くまりす
歌:葉月ゆら


木の枝に結びを運命と解き伏す(翻解繫結於樹枝上的命運)
歩みに問う実を犠牲と往き添う(走問真實犧牲總伴隨而行)

頃合い読む目も稚貝のあや憂つ(正好解讀稚貝的憂愁花紋)
組手に撃つ背と浅黄へ溶く頬(雙扣擊落背後溶於淺黃之頰)

苫へ寄り添う雫の檻に流れ落ち往く永の都
(挨近草蓆於露之檻流向永久之都)
文に悔い織る異世が所以に縁で熟れ産す麻の生糸
(編織悔文於異世皆因邊緣熟生的麻之生絲)

三筋の幾年仮縫い笑みとす(多年笑著粗縫試製三味線)
枯れ酔う華も途へ帳も透く琴(枯醉浮華也途往透帳之琴)

數え織る画を茨とも読む例え朽ち夜も与え花葉
(一算織畫視為荊棘縱使枯萎夜仍予以花葉)
近衛憑く目の厳と成そう絶てと綻ぶ針の筵
(近衛附體雙目成嚴終絕綻如針毡)

苫へ寄り添う雫の檻に流れ落ち往く永の都
(挨近草蓆於露之檻流向永久之都)
文に悔い織る異世が所以に縁で熟れ産す麻の生糸
(編織悔文於異世皆因邊緣熟生的麻之生絲)

***

這篇應該是我有生以來覺得最難譯和最難理解的歌詞了吧(^_^;)
雖然也沒有完全解讀得出,但是姑且對部分難字作些推敲和比喻的臆測:


稚貝のあや憂つ:「稚貝(ちがい)」是未成形的貝類、「あや」是指花紋(擬人法?)
組手に撃つ背と:「組手(くみて)」可以指接縫口,但這裡也照字面意思譯了,
感覺有可能是在說稚貝的部分。
浅黄へ溶く頬:「浅黄(あさぎ)」與「頬(ほお)」讓我聯想到了錦鯉魚。
苫へ寄り添う:「苫(とま)」是防雨用的草織品。
雫の檻に流れ落ち往く永の都:「雫(しずく)」指水滴(雨水?);
「永の都(みやこ)」發音上只是「都」,「永久的」是後加上的形容。
文に悔い織る異世:「文(ふみ)」指文章、書信。「織る(おる)」即編織。
縁で熟れ産す麻の生糸:「縁(ふち)」邊緣、「熟れ(うれ)」成熟、熟透;
「産す(むす)」生、長;「生糸(きいと)」即繭絲,未脫膠的狀態。
三筋の幾年仮縫い笑みとす:「三筋(みすじ)」可是地方或三味線的意思;
「仮縫い(かりぬい)」指試製;「笑みとす(えみとす)」可指笑容或果實裂開,
糾結了一下還是把意思寫成「笑容」的比較好。
近衛憑く目の厳と成そう絶てと綻ぶ針の筵:「近衛(このえ)」即侍衛;
「絶て(たて)」斷絕、终結的命令形;「綻ぶ(ほころぶ)」綻開;「針の筵」針毡。

コメント

1. 無題

首先吐糟還在用IE的Rua弱爆了,快點轉用chrome吧(喂)

這首很好聽啊
至於歌詞,我看了兩句後就放棄思考了(喂喂)
感覺上是在唱凡人想要努力作出一番事業,卻始終被自身的無能所限,最後只能獨自一人懺悔。不過當然是用一個華美又黑暗的方式來表達ww
我記得有個字眼是形容此類使用大量艱澀辭匯的歌詞,不過忘了那是什麼ww

話說Rua你常常這樣在twitter上找歌姬/音樂人們聊天嗎wwwww

2. re:新月

不ww是ww啦,其實是公司需要,
所以今天才久違的去開了ie!www

歌很好聽的確,想放棄理解我也有同感…
但看到這麼美的詞,忍不住想要理解下,
結果也只是問到了表面,嘛,再問那麼白就ww
沒意思了吧?(自我安慰中)
這個怎麼形容?裝(ry?<喂

在TWITTER厚面皮都OK啊ww
話雖如此也未敢跟tsukasa說話,
感覺歌姬比較好聊(?)作詞人也是,
作曲人就www大手嘛wwww
自從上次看到tsukasa說台/灣很棒什麼,
就有種莫名的距離感(爆

3. 無題

原來如此w

歌姬似乎真的比較好聊,聽說茶太就常常跟人聊天之類...
我也有跟くじら聊過幾句的啊ww

tsukasa不時會去台灣出展嘛,似乎也跟台灣一些同人界的朋友認識
說起來同人在台灣的發展實在比香港快太多了...真想移民去台灣啊(喂)

題外話,最近rua回留言的速度怎麼快了這麼多ww

4. re: 新月

茶太我沒有follow啊w
主要都是fo比較想看到日常生活(?)的ww
東方的比較多w

的確,看到三澤和tsukasa都有台灣的共同友人什麼
一想到碟會在那邊有委託,也很便宜,就羨慕到要死><

回留言快不好麼ww做人要有效率嘛(說什麼
コメントを書く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