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be a light unto yourself.

【感想】下天の華 夢灯り 蘭丸√ (後篇)
先寫一下笑到我不行的【かえる百面相】的劇情。
蘭丸為了克服對青蛙的恐懼,請HOTARU在他面前變身成青蛙。
但蘭丸看到青蛙果然還是很害怕,於是HOTARU便想要不做點別的什麼試試看。
這裡選最好笑的【誘惑してみる】


ほたる(誘惑してみるのはどうだろう。もしかしてら、警戒を解いてくれるかもしれない)
蘭丸「……?急にお腹を見せて……どうされたんですか?」
蘭丸「はっ、もしや、こちらに敵意はないと、降伏の姿勢をとってくださっている…?」
蘭丸「ここまでしてもらっているというのに、俺は…!」
ほたる(なんだか変に悩ませてしまった…?失敗だな)
<以下共通>
ほたる(では他に何かいい仕草はないだろうか。変わった姿勢をとってみるとか…)
ほたる(けれど、かえるで変わった姿といっても…腹筋運動でもしてみる?)
……
ほたる(駄目だ、あまりうまくいかない。次は…)
蘭丸「…なぜでしょう。懸命な姿を見ていたら、次第に…」
ほたる(え?)
蘭丸「かえるではなく、あなたに見えてきてしまいました。これでは、克服とはなりませんね」
ほたる(蘭丸…)

為什麼會覺得露肚皮和腹筋運動能收效呢HOTARU XDDDDDDDD
但回想起來本篇的時候變成青蛙也試過企圖色誘光秀,結果被重重的嘆氣說,應該沒這麼笨吧←

***

承上一篇,就這樣突然被打回劇情的正軌…精確點來說是結尾的部分了。
HOTARU開始懷疑是黑田假扮伊賀忍者以迫使她執行背叛信長的任務,
抱著懷疑的心情問了師傅,他建議HOTARU找機會看看那人的劍法辨別。
於是HOTARU在御前試合做了點手腳,讓自己能跟黑田比試。
怎料繼之前的猴子暴走事件之後,居然出現御前試合獎品的馬匹暴走的事件。
在情急之下,正以七介身份準備比試的HOTARU只能丟出苦無。
暴露身份或是冒險讓信長受傷甚至丟命,HOTARU選擇了前者。
七介丟出苦無的畫面被眾人所直擊,HOTARU只好馬上藏身逃走。

在出事的時候一直不見了半兵衛的身影,而蘭丸在庭園找到他的時候,
那麼巧合又被半兵衛發現了掉到地上的忍法帖與文書。
不用說,文書的內容就是HOTARU連同伊賀背叛信長,企圖攻擊安土城的證據。
除了織田家的大臣之外,其他武者也被召集起來進行會議,討論這一連串事件的幕後黑手。
忍法帖與文書幾乎可以說是無可推翻的證據,也因此眾人也馬上要求搜出七介懲治。
甚至還因為七介與蘭丸是好友,蘭丸在會議過程中也被武者們追究責任。
這時HOTARU在房間外面聽著他們議論,內心越發擔憂事情的發展。
面對這樣的局面,別說希望有誰能相信自己了,這場合甚至連蘭丸也會疑惑吧…。
如此想著的HOTARU,並不知道蘭丸當時心中所想。

蘭丸(俺は少しの疑念すら胸に抱いてはいない!)
蘭丸(俺がずっと見てきたほたる殿なら…)

…是的,縱使眼前出現無可反駁的證據,蘭丸也不曾對HOTARU產生過些許懷疑。
看到這裡,內心突然一熱,感受到了蘭丸那份正直忠誠與絕對的信任。
蘭丸聽見武者們越發偏激的議論,沒忍耐著獨自站出來為七介辯解。
看著七介平日下的苦功與努力,一直想要和他一起守護安土的心,蘭丸自然最為了解。
假如自己是忍者的話,信長様遇到剛剛那樣的危機,自己也一定會作出相同的舉動。
哪怕要被所有人誤會和暴露自己的身份,也要守護信長様。
由此,蘭丸以自己的性命擔保,七介一定是清白無罪的。

蘭丸力說七介的無辜,甚至還提出忍法帖和文書都是偽造的可能。
信長聽畢雖然覺得不成理據,但難得看見蘭丸如此激昂,也稍為緩和了事件,再仔細調查。

這段劇情,因為蘭丸獨排眾議的那番話實在太戳到我心,所以忍不住看到掉淚。
曾經在本篇和FD前期都那樣不信任自己的蘭丸,竟然在所有人的反對下挺身而出,
為的就是不讓大家誤會HOTARU…真的太感動了(;´༎ຶٹ༎ຶ`)

在門外聽到一切的HOTARU對蘭丸的這份堅信自己的心意非常感動。
於是沒忍耐著,便於晚上去找蘭丸好好答謝他。
蘭丸認出了變成小鳥的HOTARU,在河邊跟她相見。
其實在這情況下,HOTARU的內心當然是懷著強烈的不安。
面對問她是否安好而展現出溫柔微笑的蘭丸,HOTARU沒能按捺住衝動,
一把跑上前,抱住了蘭丸。蘭丸以為HOTARU是內心過於不安,才上前抱著他。
實際上,是因為HOTARU聽到了會議時蘭丸說的一切,非常的高興。
率先站起來說相信她,那一番話深深的撼動了HOTARU的心。
 
蘭丸請HOTARU可以安心。即使任何人都懷疑她,只有蘭丸絕對會站在她的一方。
只要HOTARU有煩惱,蘭丸都希望能幫上她,能保護她。
突然,HOTARU聽到蘭丸心跳加速的聲音,才意識到這個姿勢太大膽了。
冷靜過後,兩人為了抓出真正的幕後黑手而苦惱。
蘭丸想起,半兵衛看到平平無奇的卷物就能想到是忍法帖,也是非常的可疑。
於是,兩人決定去找半兵衛問個究竟。

沒料到半兵衛就躲在樹叢之中,然後安排爪子塗了劇毒的野犬進攻天主。
只要被野犬抓到,馬上就會中毒而丟命。蘭丸馬上指派武者前去堵住東西道路,
而他和HOTARU則在中間攔截,全力阻止野犬們的進攻。

安土城裡兩個武藝最高強的人——安土之盾,將數量龐大的野犬一一打倒。
這一刻,彼此也感受到能將背後交託給對方的信任,從而集中眼前的戰鬥。
突然,在野犬數量開始受控之時,半兵衛現身了。
在HOTARU與半兵衛交鋒後,失手的半兵衛老實地叫停了野犬的進攻,並被抓捕起來。
他說了自己的目的,就是為了讓秀吉可以取得天下。
半兵衛出身於伊賀,所以會各種忍術,甚至控制動物去攻擊信長。
(這部分真是本作唯一覺得扯的地方,畢竟半兵衛出身美濃的啊?!無端怎成了忍者?!)
在信長將要決定半兵衛的懲罰時,蘭丸突然開口喊停。
雖然蘭丸無法認同半兵衛的做法,但他對秀吉的忠誠心,就形同蘭丸對信長一樣。
所以,蘭丸也並非完全無法理解半兵衛的想法。
信長最後慈悲大發,讓半兵衛回去跟秀吉平定四國,可以說是很欣慰的結局了。

事情解決過後,HOTARU也開始注意到自己面對蘭丸時,內心總是有莫名的鼓動。
蘭丸也守承諾,在安土城回歸平靜的如今,向HOTARU說出埋藏內心已久的話。
蘭丸已經向信長様取得許可,於不久的將來擔任城主而離開安土城。
HOTARU聽畢本來是很高興的恭喜蘭丸,然而卻想到要和他分開,實在很寂寞。
每天看到蘭丸內心就莫名的刺痛,而HOTARU似乎還沒意識到那有著什麼意義。

蘭丸抱住HOTARU,請她靜聽自己的心意。

這時HOTARU又聽見蘭丸的心跳比以前更快了。

面對蘭丸突然的告白,HOTARU還是有點錯愕。
蘭丸一直在思考,有什麼方法可以保留他的大志、他的好友,還有這份戀慕之情。
然後在他的腦裡就只得出了唯一的答案,那就是他離開安土去當城主,和HOTARU在一起。
自從有了這個想法後,蘭丸就無法制止自己對這個將來的憧憬。
仍然感到驚訝的HOTARU還問蘭丸,想她當自己的什麼。

蘭丸「伴侶…そう言いました。」
蘭丸「あなたを置いて、他にそう呼べる者など、俺には見つかりません」
蘭丸「好きです。あなたに恋をしています」
蘭丸「この気持ちに応えてくださるのなら、一生あなたのことを、大切にすると誓います」

就這樣,兩人明明白白的交換了彼此的心意。

數年後,聽到蘭丸喊HOTARU已經不需要敬稱。
這天是蘭丸成為金山城主的宴會,同時也是兩人成為夫婦的日子。
把打掛跟蘭丸的和服梗用在最後實在是太令人興奮了!!(;´༎ຶٹ༎ຶ`)
而且數年後的蘭丸真的…很甜…甜到炸了……(等等
一開始想要抱住HOTARU,但HOTARU覺得對心臟很不好就讓蘭丸之後要先說一聲。
蘭丸不僅說那就讓心臟狂跳不止好了,現在集中和我的ry(我都好不意思說了!)
到了後面想要親HOTARU又開口問行不行,HOTARU說這種事不用問了太害羞。
結果蘭丸有點小脾氣的說明明剛才又說要先問你的,你心意真難捉摸啊…(閃瞎了我)
後面說到,因為以前沒辦法堂堂正正跟HOTARU本人相見,都要偷偷摸摸的。
現在蘭丸能正式給大家介紹HOTARU,對於這件事他很高興。
同時也希望在介紹給大家之前,再和HOTARU好好獨處一段時間。
蘭丸回想之前甚至不想跟HOTARU當朋友,現在卻如此的重視她。

蘭丸「俺があなたを想う気持ち、信頼に重ねた恋心を、ちゃんと受け止めてくれていますか?」
蘭丸「俺があなたを好きな分だけ、あなたにも俺を好きになってほしい」
蘭丸「そうやってこの先も、あなたと寄り添って生きていきたい…大好きです、ほたる」

感受到獨佔欲有點強而且甜到爆炸的蘭丸…(;´༎ຶٹ༎ຶ`) 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した!!!
目前回到本篇繼續努力攻略中。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書く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