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Be a light unto yourself.

夢へ至る道
[通往夢想之路]
標題大概應該要這樣譯 嘛 就是神南的土岐和東金的往日故事

翻譯的話大概會有人做...
這才發現自己比較偏好翻譯不是大作的小說XD
嘛 畢竟這樣才更珍貴嘛 受歡迎不會缺人翻的了...

有關故事內容 大約就來一個劇透 再適度引用台詞XD
其實也已經差不多在翻了(喂

1. 懲りない友人 [學不乖的友人]
東金第三次離家出走 在土岐的眼裡看來也不過是無聊的原因
因為也不是第一次了 就像小鬼一樣

而有關住處 說起來東金有一個奇怪的叔父
經常跑去印度而短暫停留日本
明明有錢釣只租一家僅四疊半大的公寓
依循自己步調生活的自由人 和東金關係不錯
把鎖匙留下了給他 於是這次東金住的地方就是那裡

話雖如此 租金只是一萬八千円的這家四疊半公寓
為六十年代舊式的公寓 廁所和洗澡的地方也是共用

在下課無聊去看那家公寓 門外大量的DM 其中一份令東金抱怨
因為要停電 所以到便利店去
而手上有的金錢是足夠讓自己快樂地過上一段時間
東金覺得由自己準備食物那樣 似乎相當愉快

在討論有關吃杯麵的問題(誤)後 土岐與東金道別離開公寓
在門外停泊著一輛高級汽車 ...下車的是東金的二哥
雖然年齡有差 但既是青梅竹馬的東金的哥哥 也有見面的印象
東金的二哥向土岐說了 弟弟為他添了麻煩...
父親是很喜歡這個可愛的末子 但這樣一下子離家出走
始終還是小孩子呢 一邊說著 那個一臉大人的模樣露出苦笑
土岐認為這個刻意來看東金的二哥 是過保護了
因為他父親也並沒有說些什麼...
如果可以的話 還是希望土岐可說服東金回家 母親實在擔心...二哥這麼說
知道東金是多麼頑固的土岐 心裡確信那自然是無用的
也許待東金的錢花光了或是他玩夠了就回去也說不定

2. 千秋の夢 [千秋的夢想]
但是東金打破了土岐的預計 他並沒有回去
某天到訪東金的公寓 赫見一個不認識的客人
他是位黑人大叔 在跟東金用同一個鍋煮拉麵吃
好像是東金在街角拉小提琴時認識的人


聽到東金那麼棒的琴音而讚嘆不已的大叔...這是
然後原句引用 土岐吐槽!!!!!!(拇指)
東金「どうだ、俺の演奏のワールドワイドな魅力に感動したか?蓬生」
土岐「見知らぬおっちゃんといきなりディナーしとう千秋の神経に感動したわ」
哈哈哈哈 土岐吐的槽好可愛XDDDDDDDDD

東金一本正經地回應說 誰也是在最初的瞬間是不認識的人
這位大叔叫ジョモ是在肯尼亞生產花卉的業者 想在日本尋找商路
然後在言談之間土岐加入在吃拉麵時同步進行的對話
ジョモ在歐洲和澳洲也不難找到商路 唯獨是日本的話就比較困難
土岐不解為何在此經營是這麼困難 還要堅持下去的理由是什麼
他說 是希望為世界上的人傳遞鮮花 他也是最近才知道肯尼亞的花卉很好
在價錢和服務上...東金認為可以因為如此優良的質素而賣2倍的價錢
在東金的背後 有一位非常支持他的後援會長爺爺 是連鎖酒店的持有者
東金擁有一定的商業頭腦 他希望合作的是以後酒店的結婚典禮用上ジョモ的花
在簽訂的那份合同 上面是對中學生而言一個巨額的數字
令土岐感到不可思議
(土岐: 俺まで千秋に毒されすぎや)


在港口會合 千秋原來想叫到4倍的價錢
最終和預想的相若 那就好了 東金這次入手的金額是500万円
就連土岐也連以置信
土岐覺得東金應該差不多是時候回家了吧 大概

東金卻說 他想在神戶建一間歌劇院
讓大家可以在那兒演奏 而歌劇也不是那麼無聊的東西
而東金提議 公司一人一半 名稱要叫C&H
也還解釋了這是什麼意思 那麼土岐當然不用他解釋也知道了
土岐「そんなんわかっとるわ。千秋は絶望的にセンスがない」
接著東金的電話響起 他按下通話鍵...
剛剛有收到一個電郵 也知道一件事 卻說著自己回去也起不了什麼作用
通話後的表情陰暗 大概是家裡發生了什麼事 是大哥打來的電話 母親病倒了

3.コンビ解消の危機 [搭檔解散的危機]
不用想也知道 是末子的東金兩個月沒回家 母親因此擔心過度而病倒
東金說不可能為了這點事情就回去 也許待父親向他低頭才有這個可能
土岐於是開口 叫東金回去 這樣也差不多夠了 是時候回家裡去了
不然就像一個小鬼一樣
要是你不回去 你母親有個萬一的話 絕對會後悔...土岐是這麼說的
東金回咀 什麼一個萬一 這樣是在要脅自己似的
然後是土岐深刻的想法 這令我讀到文字時心跳漏了幾拍
我確信土岐以前是游走在生死邊緣的病弱份子...

千秋は死を実感したことがない。
知識として生き物が死ぬことは知っていても、
自分や自分の知っている人が死ぬかもしれないなんて考えたこともない。
健康だからこそ、翌日の朝、
目が覚めるかどうか不安に思いながら眠ったことがない。
ーーけれど、俺は。
心配そうな家族の顔や、
自分のものでありながら思うようにならない体のことを知っている。

東金繼續強調自己不是醫生就算回去也沒有任何用處
在東金說出這句話的時候 連土岐自己也不自覺時
已經一拳把東金給打倒在地


土岐說出東金不明白病氣之苦 自己如此生氣也好像不能理解
土岐「死んだら、もう会われへん!そんときお前が泣こうがわめこうが、
もう遅い。なんでそんなことくらいも、わからんのや!」


第一次這樣把別人毆飛 拳頭還是熱的
欲哭的衝動令土岐自己也難以解釋 為什麼要為這種笨蛋哭
土岐「いくら金稼いだって、そんなもわからんのやったら、ただの紙くずや!」
說完便離去了 這時土岐腦內冷靜地出現一句說話...
可能這個青梅竹馬的搭檔就這樣解散了

翌日雖然想作病不回校 卻因東金就坐在自己面前而無法長久逃避
就算避得一天也避不了第二天 回到教室看到那個正看窗外的東金
昨天打過東金的臉 那兒正貼了不知幾塊膠布 還瘀青了
土岐心裡不大舒服的想著自己居然把東金打成這樣
東金彷彿看透了土岐的心意 解釋說不關他的事 是他進家門時
被老爸毆了二、三拳 造成了這樣的傷

土岐問道 東金的母親怎麼樣了 東金他說
母親躺著但沒什麼事 在枕邊緊抓著他的手 什麼話也沒說
沉默一會 東金像是思索著什麼 把一句話宣之於口
一句自小認識到現在土岐都沒聽過的話--「ありがとな」
好像在等著土岐的回應 東金有點不好意思的別過臉去
只是 土岐只在心中想著 果然 千秋依然是千秋... <完>

我想土岐的repo我應該可以補完吧,真糟糕...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書く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