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Be a light unto yourself.

【律メモ3】金色のコルダ3 フルボイス Special
這篇應該是律線的倒數第二篇了。
不過之後還有幾個短篇會補完,包括スペシャル的:
(1)夏を振り返る(観覧車 )
(2)神戸旅行スペシャル

以及在金3FV追加的スペシャルドルチェ:
(3)律・珠玉アフター 
(4)仙台旅行スペシャル

所以至少還會多寫4篇,然後我就去開神南AS自虐了←



地方大會時VS至誠館,律因為用MF導致手傷惡化,在VS神南時只能休賽。
慶幸的是,到了最後的準決賽,律的手腕因休養而暫時好轉,沒有發炎了。
 

而這部份也是我已經忘記了的,律線分別有兩個結局——珠玉和通常。
要是想開啟珠玉結局的話,必須要以《威風堂堂》的弦樂五重奏隊伍出賽。
 

而這曲對律來說也有著很重要的意義,是オケ部第一次合奏時演的歌曲。
也許因為旋律的關係,又或是當年留下的印象很深…
當我聽見《威風堂堂》的旋律時,也會莫名在心裡燃起一陣激動。
 



之後某天在天台上,久違地看到律正在演奏,掩蓋不住心中的驚訝。
 

明明律的樂器和律本人都已經傷痕纍纍了……
 

他所彈奏出的凜然音色,卻絲毫也沒令人有這種感覺。
 

向律搭話,也能聽到他的真實心聲……真實得令人有點痛心。
 
律「現在,能盡情彈奏讓我按捺不住感到高興。」

 
——律正在注視著小提琴
‧說自己能聽到律的演奏也很高與
‧將律的身影牢記於心中
‧向他撒嬌說想要多聽一點

於是選擇了難得地能向他撒嬌的選項。
 
律「…嗯,沒問題。」

 
——被律邀請一起合奏
‧當然要一起彈
‧要是出錯了很抱歉…
‧這麼突然不行的

先是自殺式地選了第三個不行的選項,結果是會戀愛失敗的!!
 
律「…我還真是令人害怕啊。」

聽到律這麼說也覺得自己的回答太差勁了……
馬上LOAD回去,當然是樂意和他一起合奏。
這裡彈的就是律非常喜歡的Cavatina。

已經好久沒和律這樣一起彈奏了。
 

可是他卻突然停了下來。
 
——面對沉默的律…
‧是因為音程不對嗎?
‧發現彈錯幾次了嗎?
‧手腕又發痛了嗎?

然而面對小小的錯誤,律表示根本是不用在意的程度,也並不是傷患發作。
 
律「比起那些,彈出如此令人舒暢的二重奏還是第一次呢。」

 
律「果然我——很喜歡你的音色啊。」

 
律「還記得嗎。賦予音樂祝福的妖精——」

 
律「在河邊一起散步時,你的帽子掉進河裡了。」

律努力地替女主去撿回帽子時,在河中跌倒,卻意外地撿到了一隻戒指。
 
※回想台詞:ずっと俺の心の支えだった。

上次比賽前律交給女主的那隻戒指,正正就是它。
 
律「沒錯,就是那隻戒指。……你還記得嗎?」

 
律「撿到的時候給你看,你說『這一定是妖精的王冠啊』。」

 
面對說到戒指的律——
‧果然還覺得是妖精的王冠
‧現在不覺得是妖精的王冠了←多麼無情的回答啊喂!
‧能收下這樣的寶物嗎?

當然是問他收下這樣貴重之物沒問題嗎。
 
律「今後,在台上發光發亮的應該是你。」

 
彷彿溫柔之中,又帶點悲傷,是記憶中的那個笑容。

看到律這一句話,忍不住想了很多。
他想到的不止是在全國大會的女主,還有以演奏家為生那個女主的未來吧。
然而在前面一個校長和老師交談的劇情中也提到,
律斷送了他的演奏家生涯,最清楚這件事的,一定莫過於他自己。
所以說,律在說出這一番話的時候,是否已經很清楚自己未來的路一定已經不一樣了呢。
沒法以演奏家作為今後的職業,舞台的光輝不屬於自己。
即使了解到這一點,仍然能以這樣的笑容去鼓勵和支持著女主。
這樣的律,實在叫人沒辦法不喜歡。

 
律「……這手腕能趕上決賽真的太好了。」

 
律「即使這是對我而言的最後舞台…」

 
律「也能夠再次,和你一起站在舞台上。」

玩回金4回來又再次感受到,律對於女主給予他上台的機會,是非常非常的珍惜。
而且每次都是以「最後一次」的態度來面對。
到底還有沒有下一次?手腕變成這樣的狀態還有上台演奏的機會嗎?
不知道在律心中這樣的煩惱到底怎樣地困擾著他,在本篇我們也沒法看到。
只是我很慶幸因為有著女主的存在,律不至於陷入死胡同沒法想通。
律如此珍惜著和女主一起上台共演的時刻,我也是有著完全相同的心情。
不管怎樣,這是律在星奏的最後一個夏天。
要實現稱霸全國的夢想,就只有這一次機會…最後一次的機會了。



後來有收到了律的這個短訊,感到相當的心暖。
From 如月律
Sub 向日葵
你知道寮裡庭院的向日葵正在盛開嗎?
剛好是五朵,朝著同樣的方向綻放。
雖說對向日葵而言是理所當然的,感覺很不錯。
 

我們也只差一點點。
全員一起看著同樣的目標,傾盡全力吧。
 



戀之音階段提升到最後,也能刷一下不同時段和律的對話。
 
律「最近你的成長還真是出色啊。偶然,還會讓我感到驚訝。」


律「和你合奏時總能有新的發現。我很喜歡這樣的時間。」

最後一次練習時間選和律二人練習的話,會能看到這一句。
 
律「…不會讓你留到很晚的。因為明天和之後,也能再見面。」

但是我馬上想到律快畢業,之後就沒辦法天天見面了………(泣)

在地圖上也會有新的台詞。
 
律「齋藤,最近想和你合奏的旋律,不斷地在腦海中浮現出來。」



後面共通劇情是一起做暑期作業,響也吐槽律明明成績不錯,卻完全沒把功課放上心XDD
 
律「比起那種東西,現在該集中在全國大會上。」

而面對不擅長英文的律,大地也給他介紹了文法的參考書。
只是律壓根沒有空去看過wwwww感覺有點反差萌真是太可愛了!!
 



之後終於迎來了第二次的「約會」劇情。
當初第一次女主滿心歡喜地以為跟律約會,結果卻只是陪他買樂譜和書。
這次是來真的啦——!
From 如月律
Sub 有個想去的地方
明天有空嗎?想和你去一個地方。一起外出吧。
 
光速按下回覆鍵的me←
雖然收到了這樣的短訊,畢竟上次也是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女主在跟nia說的時候,也不敢抱持太大的期望,覺得大概又是部裡的活動吧。

難得地非~常~直~球的律!(四捨五入等於約會這個詞了www)
 
律「想和你…一起外出。」

然後律注意到了女主沒有像上次一樣穿上外出的衣服。
 
律「…不。之前,兩人一起外出的時候,穿的更像是…那樣的衣服吧。」

內心很想輕輕吐槽一下律,要是這次盛裝出席結果不是約會怎麼辦啊!
沒料到他突然一個直球甜到爆炸的發言。
 
律「你的話,穿什麼都很合適啊。」

謝謝茄子

和律來到的地方正在舉辦古樂器展,一開始在介紹ニッケルハルパ(Nyckelharpa)。
這是源於瑞典的古樂器,律似乎了解得很詳細,也一直細心地解說。
 

也算是難得地看到了律展現笑容,他真的是打從心底地熱愛樂器吧。
 
※回想台詞:この楽器はニッケルハルパと言う。興味があるなら、また一緒に行こう。

令我意外的是,他居然已經為自己的未來做了第一次的預言。
 
律「——哪天如果我也能做這樣的工作就好了。」

所以在這個時候,律已經想到了將來要怎麼走了嗎?
不由得在心裡思考這個問題……
被他問到會不會講到有點煩,自然是選不會,沒料到有選項能叫他別說了,作死嗎…
不過整個展覽會最讓我爆炸的地方不是別的,是律的聲線
大概是配合展覽會場需要小聲說話的禮儀,律說話時全程都比平時更溫柔更輕聲
我的小心臟差點受不了了……(;´༎ຶٹ༎ຶ`)(;´༎ຶٹ༎ຶ`)(;´༎ຶٹ༎ຶ`)

逛完展覽之後,和律走到外面,意識到今日的他經常展現笑容。
彷彿回到了小時候的律一樣。
 

 
律「我從小就不怎麼會笑。」

 
律「總是被親戚的阿姨說是冷淡的孩子。還說明明響也是那麼天真又可愛。」

哪來的阿姨誰叫你那麼多嘴啊!!!!!!!!(提刀)
沒想過會傷到年紀小小的律的心嗎!!!!!!!!!!!
不過想起金4律提過,哪個阿姨說律和女主很合襯應該結婚來著?
好吧我原諒你了阿姨(等等

律意識到自己怎麼會那樣常笑,突然臉紅起來。
 
律「…嗯。要是我笑的話那一定是——」

 
律「因為你對我笑,而被你的笑容影響了吧。」

 
律「你一笑的話,不知為何內心便感到溫暖。以前是、如今也是……」

感覺差不多要告白了,卻在這麼好的部分停了下來!
嗚嗚,竹馬特權能說到以前真的太太太戳了…好喜歡……!!

下篇待續。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書く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