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Be a light unto yourself.

【律メモ2】金色のコルダ3 フルボイス Special
繼續寫寫金3律線的劇情。

這個算是最重要的劇情,也算是我重玩金3的最大原因之一:找出律的手受傷的原因。
開啟條件要地圖上的律和大地不在一起(又是SL大法)
然後發生了律給女主送お守り戒指的劇情,而且要發生了響也受到冥加演奏影響後的消沉劇情。
也大概是因為要全集合這些因素需要特別去做,所以之前都沒開過吧。


那麼說到真相,大地也有說出全部事情。
令我意外的是這的確就是神南AS裡面的劇情。
事情在去年全國學生音樂大會時發生的。

大地「在地方大會的會場,律被推下樓梯,因此手腕受了傷。」


大地「是誰、或是為何要做這種事情,也仍然是個謎。」


大地「律是前年的獨奏組別冠軍,是因為懼怕他實力而推下來嗎…」


大地「又或是單純的意外嗎…」

最後律只能中途退出比賽。


大地「無意識地遷就著受傷的手腕去彈奏,導致了慢性的嚴重腱鞘炎。」

現在的律無法進行長時間的演奏,而這件事對律的演奏家生涯來說可以說是致命傷。
第一次面對這個事實,確實是有點難以接受,這裡的選項也能看到女主多少有些心情激動。

——律無法成為音樂家…?
‧律肯定會好起來的
‧不要這樣說
‧律已經無法再演奏了嗎?

最後大地的慨嘆,倒是讓我有點無奈。
「……話說回來。推律下樓梯的人也好,連犧牲手腕都要使出MF的律也好,
所謂音樂可能是打亂人一生的東西呢。」
彷彿他知道誰做似的…但又知道大地比誰都更執著想治好律的手,心情真的有點複雜…



然後這個劇情是一直SL到律出現在山下公園才能看到的。
原來是要遇到土岐,律被他質問為什麼要執著合奏而不是獨奏。
一開始遇到律的時候,幾個選項甜得可愛。
 
律被什麼分了神而沒有防備——
(1)笑著喊他
(2)「是—誰呢?」遮著他的眼睛
(3)從後面拍他的肩

先選(3),結果…www

拍他肩後,伸出的食指正好碰在他轉過來的臉上。

 
律「……怎麼了?那是…」

這個時候還加了閃閃發亮的特效真是笑死www

這一幕剛好被路過的土岐看到。

土岐「看著的反而更尷尬呢。部長和你,也真夠天然啊。」

再選(2),「是—誰呢?」更是超級好笑。
 
……以前明明經常這樣做,怎麼都拿不出勇氣。

結果被律看到了自己不明所以的動作。
 
伸出的雙手不知該放哪裡才好。


只好沒辦法地雙手合十。

 
土岐「拜拜你們的部長就能得到保佑嗎?」

這吐槽我真的沒忍著笑出來了wwwww
最後選回(1),是小跑步去了律的面前,笑著和他打招呼,他也會很高興。

土岐趁著自家部長不在,說話也更有針對性的感覺…
這裡又能選感覺很迷妹的答案←


不過更重要的是,土岐問了律為什麼要選合奏而非獨奏。
也很感謝土岐問得這樣一針見血,我才第一次有機會聽見律說出他的心聲。

律「我想…得到星奏學園管弦樂部的冠軍。」


律「從入學的時候就已經決定了,要讓星奏學園管弦樂部變成全國第一。」

 
律「自己能踏上舞台與否…那並不重要。」


律「大家團結一致,登上全國第一。我的目標,就在那裡。」

聽到律這樣的回應,土岐似乎也不得不採取更認真一點的態度。
而我聽見律的這一番話,更是堅定了要讓星奏稱霸全國的決心。



前篇說過律對女主作為1st充滿信心,尤其聽到他的這些說話,更能激起自信。
 
律「你一定能勝任1st,你有著那樣的實力。」

 
律「……我是,如此的堅信著。」

而在後期練習的時候,戀之音階段變化也會令台詞隨著改變。
午後練習的時候忍不住睡意,露出了睏倦的臉,結果被律說小提琴會哭的。
 

下一秒卻又特地解釋只是一種比喻,有點可愛www
 
律「…不,當然不會實際的哭。只是一種比喻,要說具體的意思就是…」

後面便沒有再說下去了XD



在VS神南的時候,東金輕看了「只是律的1st代替品」的女主,
而想要迫受傷的律出賽迎戰。
大概是因為其他劇情也開全了,律的這段話我也是第一次看到。
也實在是有為律感到痛心。
憑什麼他要受傷斷送演奏家生涯啊!!!!
到底是哪個混蛋幹的好事!!!!!

 
律「想為2年前做個了結的心情……也不是沒法理解。」

 
律「——真是不乾脆呢。忘了它吧。」

 
律「…這個舞台就交給你們了。」

 
律「我是不可能出賽的。」

深切地感受到律的決心,在面對東金雖然也有作為演奏家的不甘,
但他現在眼中最為重要的,是星奏的勝利。



在上台之前,被律問到能否做出與神南對等的演奏。
雖然很想答沒問題,但聲音卻堵住無法好好回應。
這時,律突然讓女主伸出手來。
 
律「———齋藤,把手給我。」

 
……手?

 
律「你的手給我。」

 
向律伸出了右手。

 
律用自己的雙手,緊緊地握住了自己的右手。

 
律「…沒事的,不怕。…不怕。」

嗚嗚嗚(⌯ᵒ̴̶̷̥᷄ ᐜ ᵒ̴̶̷̥̥᷅ )這段的律實在是太溫柔了!!!
而且彷彿喚醒了我根本不存在的兒時回憶(揍

 
律「都是高中生還這麼做,果然是很奇怪嗎。」

 
律「——小時候,在上台之前你總是這樣鼓勵我。」

 
律「…果然忘記了嗎。」

為什麼律的表情看來有一點點失落是我的錯覺嗎………

 
律「沒問題,一定能贏的。」

 
律「雖然很想跟你們到台上,但那樣也不行。」

律不會一起上台——
 
我會連律的份一起彈奏。

 
律「齋藤…如今的我,只能將夢想交託給你。」

不知道為什麼,只要是律說一定能贏的話,感覺就真的能取得勝利。
明明他也是那麼希望可以在台上演奏,卻也沒法做到,只能將夢想交給我(們)。
一定要贏給你看啊律!!!!!!



在跟神南的比賽勝出之後,收到律的電話一起回去。
因為當天在旁邊有花火大會,人潮太多沒法輕易離開,律提議乾脆看完煙花才走。
說是邊看邊吃點什麼,律去買了墨西哥卷餅。


律「……齋藤,臉上沾到醬汁了。」

於是急忙伸手去擦。
 
律「不對,是另一邊。」

 
律「看,抹掉了。」

男友力MAXXXXXXXXXXX的律耶!!!!!

之後便兩人一起看煙花。
 
律「說起來…已經好久沒和你一起過看煙花了。」


律「能這樣享受著煙花…也很久違了…」

也是因為能和女主一起看,才會覺得煙花有那麼漂亮吧。
雖然這裡糖度不是特別高,但也難得能和律獨處,享受一下平靜的時光。

下篇待續。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書く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