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Be a light unto yourself.

三年至今。
本文有點重發神宮寺病的味道,閱讀前請三思。



▲可怕的play time,我只攻略過2個角色而已。

最近因為一些緣故,莫名奇妙地又去重玩了debut。
2012年5月24日發行的遊戲,屈指一算,已經3年。
歌王子系列裡我重溫得最多遍的,絕對要數debut的ren線。
就連喜歡上那月之後我都沒有重玩過他,只是一直在重玩ren。
還記得當時友圈4個人一起同步開始遊戲,各跑不同路線,
一邊在whatsapp實時匯報,每個人都被虐得痛徹心扉。
每條路線都讓玩家幾乎承受不來,當然我也不例外。
當時玩下來最大的感受就是無法釋懷。
一個優秀至此、無法超越的情敵,又能怎樣輕易釋懷呢。

當年我寫了這麼一篇第一身視點的感想,
後來又譯了那麼一篇的memorial,就是讓我差點崩潰的過去。
這兩篇幾乎都把我那時所感受到的情緒都給抒發出來了。
現在看來有點好笑,我還真覺得自己像在現實經歷過這些似的。
歌王子的魔力實在太可怕了(笑)

我為什麼會一遍又一遍地重玩debut呢…
要說的話,大概是這個劇情真的太深刻,
我甚至都能背得出星影的台詞了。
難道我是玩來自虐的麼,又好像不僅僅如此。
說不定我是想玩那麼多次,去看不一樣的東西。
之前玩了那幾遍,心裡還是有點放不下、看不開。
這次事隔多年,也能說是渡過了相當長的冷靜期,
又讓我從新的視點去看了彼此的關係,
甚至到了最後真的十分十分自然地接受了那個,
當時我覺得牽強突兀的結局。
果然有些事,是需要時間的沉澱的。

而且更重要的是,我深深明白自己到底有多放不下這個人。
早年認識我的都知道我對乙女角色完全燃燒的狀態,
現在實在大不如前。而這乙女生涯中對我造成重大影響的,
除了琥一之外,就是神宮寺。
因為是系列作及大量商品化的關係,
對神宮寺的痴狂簡直是到了現在看來覺得難以置信的地步。
然而,對我來說他實在不單是一個乙女遊戲的角色,
從我全盤代入的態度中就能看到,
我已把自己視作他的伙伴、伴侶,在他生命中唯一的存在。
我不是要談自己有多脫俗清高,
但這麼多年來我丟著他不管都好,他唯一能把我拉回來的,
不是他的臉他的新商品,而是他的歌。
也就是當初為什麼我會如此著迷的原因。
能代表他的並非動畫、並非周邊,而是他的歌。
他的歌是由我和他一起寫、再由他去填詞,
每一首都別具只有我和他才懂的意義。
這就是歌王子系列在我心目中如此成功的原因。
每一次到了結局,聽到了他填詞後的歌曲演出,
總是一定會掉下眼淚的。
那份感動並不是其他事情可以比擬。
這次我玩回debut的原因之一,就是因為4th live裡,
中之人演出了RED HOT X LOVE MINDS這曲。
歌王子的每一首角色歌,都是寫滿了在那部遊戲裡,
他的思い、我們的一些經歷和回憶,
所以久久沒聽過這一曲的我,忽然間被深深撼動,
實在忍不住想再好好重溫一點什麼。
於是我選擇了讓我最為深刻的debut。

這一次重玩的體會,實在跟之前大相逕庭。
之前也跟友人說過喜歡嫉妒的劇情,
然而寫得如此真實又幾乎讓我喘不過氣來的,
大概就只有debut吧。
當年因為醋意旺盛,而且深受打擊,
也沒有注意到原來在星影那一連串事情發生後,
我和他的感情關係其實只繫於一線。
「分手」這個詞,原來就那麼近在眼前。
只用他一句話,就能把一切給結束了。
我也是,只需一句撐不下去就能把一切結束了。
就算我不多想,他有想過自己可能不該留在我身邊。
握著電話卻不知說什麼的兩人,死命的想要繼續話題。
每天說喜歡對方卻變成了彼此自我安慰的手段。
在交換日記寫上我相信你也其實是一種催眠自己的方式。
我看著鏡子平凡的自己與他毫不相襯,
他在寮裡整天盯著天花板發呆,工作以外的時間也是沒精打采。
過去我執著於並非自己害他變得如此,但現在想來,
彼此的責任其實也是對等的。
一個對他而言唯一的存在、就是不想被我懷疑,
所以才沒辦法把真實給宣之於口,並拖延到最後。
這種逃避的方式,也不是什麼稀奇的事。
他對我抱有過大的信心,而那些我根本沒有資格去承受。
種種事情累積下來,突然覺得真實到讓我想要發抖。

他的過去我永遠沒辦法了解,
他的經歷他永遠沒辦法抹消,
星影的存在我永遠沒辦法超越,
我也沒辦法變成和她對等的立場。
我不喜歡,同時也羨慕星影能和他如此的平等…甚至在他之上。
面對她,ren從不用多費煞心神,但對我,他要處處照顧。
事業上我更無法幫助他名成利就,我也只是個區區新人。
星影面對面向我說的那一句「明明你們彼此都不信任對方」,
是讓我心裡有什麼碎掉的原因吧。
當ren痛苦地說出為什麼大家喜歡彼此卻會弄成這樣,
明明他就不想失去至今為止走到現在的一切……
我的心更碎成渣了。
誰也不想弄成這種田地,可是誰也不知道該怎麼修補這段關係。
被迫到絕境的兩個人,唯有用音樂去彌補心中的缺口。
最後的最後,ren的一番告白,讓我忽然釋懷了。

明明知道自己跟我在一起會傷害我,
明明知道可能不留在我身邊會比較好,
然而他還是沒辦法控制自己的感情,
沒辦法想像失去了我到底會如何,他其實…一直也很害怕。
佐治之前說過,如果我捨棄了ren的話,他一定會難過得哭出來。
聽到聖川說ren到底狀態有多麼差、怎樣在工作上不停犯錯,
而以前和我在一起的時候怎樣高興得深夜寫日記哼歌,
連約會前都要在鏡子前照個老半天拼衣服,
還要問聖川有關約會的一些意見之類。
忽然我覺得,原來我一直以為自己有在他的角度去想…
其實不然,我心目中的他實在是太完美,
以致我會不其然忽略了他的軟弱、他的任性、他的笨拙。
他跟我說話的時候總是會有幾句沒頭沒腦地,
沒有考慮到我的感受就講出口的話。
雖然很難以置信,但神宮寺レン就是那麼一個不器用的傢伙。
而其實他的這一面,也就是只有我才看到吧。
過去玩debut的時候一直沒注意到【他到底有多麼怕失去我】這一點。
劇情上的走向就像是他要息事寧人而且剛好電影拍完當沒了件事。
不過,再深入去想、去看,就會發現,
這個人實在慌得要命,急得要死。
我拼命的想要維持這段關係而不敢踏出一步的同時,
他也是不敢開口跟我說,怕打破了表面所有的寧靜。

嗯…寫到這裡其實有點不知自己在寫什麼的感覺了。
大概就是,這次讓我感覺到debut裡他最真實的一面,
所以還是越來越放不下吧……
不知道今後歌王子還會有什麼新展開,
但我想我始終還是脫離不了這傢伙就是了。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書く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