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Be a light unto yourself.

【debut memorial】與你相遇之前‏
昨晚躺在床上不知怎的就想把這個翻出來虐自己一下。
結果一邊看著PSP一邊用手機寫,今早乘車時完成最後的部分。
不是什麼難理解的東西,卻某程度上是令人難以接受的東西。
這篇memorial我已經忘了是哪章開出來的…不過也不是很重要。
我習慣完成遊戲後(也即是在debut和レン和好之後)才去看了這篇。
坦白說如果當時我依然夾在他和星影之間,
我不知看到這篇後自己會發什麼神經。

レン的執事ジョージ說過,レン曾經渡過很墮落的一段日子。
而具體是怎麼樣,之前並沒有一字一句有所提起。
只知道レン跟很多女人「交往」過,甩過人,也被甩過。
大抵上就是這樣而已。比較詳細的描寫,這還是第一次。
感覺製作組(劇本擔當)寫的頗為大膽。
不過我想底線應該是這些是絕不會由レン口中說出來,
否則就要親自提到裡面出現的人的名字了…。
雖然是知道神宮寺レン曾是一個周旋於女性間的男人,
但如此明確的表示「他和很多女人發生過關係」,這也是頭一遭。
換言之,製作組是非常有信心就算レン的相手看了這篇文章,
也不會立即對レン起了介懷的心。因為已經接受了他的過去。
縱然如此,個人還是覺得這篇寫得直球而打擊甚大。
原本已經知道星影是一個怎麼樣的存在,但這篇告訴了我,
星影所造成的影響遠比我想像中的厲害和深遠。
她將レン完全打沉、使他完完全全無法再相信別人。
曾經突然一聲不吭地離去,卻於最近再對レン產生興趣,
如果當年是有什麼苦衷的話,那麼這個完全可以是撮合星影和レン的過去。
說雷,又不完全是。但看了這一篇,我還是覺得傷心比較多。
我不可能因為這些過去而不愛他,卻也感到十分的矛盾。
其實,也只能看開一點吧。
看完這篇之後,又覺得自己對レン的過去了解多一些。
更清楚了自己喜歡的是一個怎麼樣的人。


注意:這是官方的文章,並不是我的個人創作。我只是照原文翻譯而已。

嗯レン一直都叫爸爸做daddy的我就照譯了

"來這種地方也沒關係嗎? 今天是父親的…"
"倒也沒所謂吧"

自從爹地死了之後,我就失去了生存的目標。
我只是接近他也會惹他不高興,只是跟他說話便會被他不屑的瞪著。
縱然如此,我內心的某處依然堅信他總有天會認同我,並向我展露笑容。

可是,最終還沒有讓他以笑相對,他就離開了人世。

那時,我每天去不同的女性房裡過夜,漫無目的地過著難看的生活。

在爹地逝世的幾個月後,我第一次一個人渡過了晚上。

"啊
是嗎。那麼,也沒有辦法呢。
嗯。沒問題喔。那,再見
"
在碰面之前,接到了說有急事的電話。

也沒有想要回家的心情,我獨自一人去了酒店。
說是有急事。就算是跑去找了別的男人,也沒什麼好出奇的。

於窗子映照出的,是只有外表很成熟的自己。
如果說是大學生,大概也會相信吧。

本來也就不是需要知道名字的關係。
於窗子深處看見那片璀璨的夜景,現在只覺空虛。

第一次來這裡是和那個人

不自覺地想起了幾年前的自己。
還很年少的時候。
那時,大哥去了留學,和聖川也是絕交狀態。
加上,佐治也不常在大宅內。

上學的男校也沒個像樣的朋友,
和父親也關係疏離。

大宅的傭人都懼怕父親,幾乎不跟我說話,
不論是誰也好,我只想要個聊天的對象。

正好是從小孩長大變為大人的時期。

於這多愁善感的年歲裡只是一味想著,
不論我如何努力也好,大概誰也不會愛上我吧。

繼續一個人下去,得不到任何人的關心,
存在感變得越來越薄弱,自己有天會消失掉嗎。
如此想著便覺得害怕。

誰人也好。
想有人在我身旁。
想有人注視著我。
就一個勁想著這種事情。

那時,和我成為熟人的就是那個人。
男人是裝飾品。
與我一同行動是因為我的外貌正好。
好像是因為這樣的理由而跟我說話的。

那個人教會了我所不知道,外面的世界的各種事情。
雖然是有點古怪的人,但也算是待我很好,
既然一個人很痛苦的話,誰也沒所謂,
總之跟我說話,待在一起就好。

這樣告訴我的也是那個人。
隨心又自由高貴如貓的人。
彼此除了名字之外,也不怎知道其他事情,也沒深究過。

不過,不知為何在我寂寞的時候總會待在我的身邊。
消沉的時候也剛好會打給我,
無視我的心情帶我往這往那跑。

那些日子大抵都是,回到自己房間時也筋疲力盡,
沒有空閒想其他事情便睡著了。

越是陪伴著她,
便會覺得這說不定是她鼓勵我的方式。

開始漸漸對他人抱有期待,
說不定可以和這個人
一邊保持若即若離的良好距離從而繼續這段關係吧。
當時抱有這種幻想似的感情。

不過,說到底,那只是幻像而已。

突然在某天,沒有任何預兆她就從我眼前消失了。

是玩厭了吧。
啊啊、就是這樣嗎。為自己冰冷的心情感到愕然。

結果我並沒有相信過她。
要是這樣就好了 ,說穿了只是懷著卑微的幻想而已。

我早就已經,無法再相信任何人了。

"倒也無妨。不去相信便不會受傷。
僅是,享受當下便好。"

於空無一人的酒店一室內獨自眺望著璀璨輝煌的夜景。

再也,不會對任何人有期待了。

"那樣便是最好"

手指一邊撫過無人的冰冷床單,
我曾這樣於心中起誓。

沒錯,直到與你相遇之前。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書く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