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Be a light unto yourself.

【感想】レン様ルート8~9月
▼第一身視點使用注意,真剣モードON,花痴有▼

August 8月 「真夏のtango」&
September 9月 「月面へのcount down」


於是下定決心要寫出比之前更出色的曲子……
話雖如此,好曲卻不是那麼易寫。於是就在房裡埋首苦幹的時候…
レン様居然來我的房裡了啊啊啊!!(抱頭)應、應該怎樣是好呢?
開門給他以後,他說今天是來找我約會。

因為剛好有個約好了的女生沒空了。(玻璃碎裂、好吧這是借口吧→自我催眠?)


能獲得跟神宮寺先生一起的時間是多麼的奢侈呢。
啊啊,心跳不已!


在一陣心如鹿撞之後,還是乖乖的換好衣服,跟レン様出發。
來到的地方,居然是學生們用以舉行聖誕派對的場所。
レン様說今天我是「可愛」的模樣
(きゃぁ)而未去到「性感」。
宛如虛幻可愛的春之花。
レン様主動伸出手,領著我翩翩起舞。
雖然不懂舞步,但在レン様的帶之下…就好像造夢一樣美好。
然後,レン様談到為什麼平常沒有給我特別待遇。
他說這裡沒有人看到,可以盡情向他撒嬌。
而平常不能這麼做,一是不想看到女生們在爭風呷醋,二是不想我卷入這樣的是非之中。

這時,我才猛然意識到這個事實。
是呢……這也是レン様的一種溫柔,這也是我未意識到的一份體貼。
脫口說出了,要跟トモちゃん報告這件事,レン様想起我這個室友,
也就問我她往哪兒去了。因為已到暑假,她便返回了實家那邊。
很自然的,也問起了レン様會否回實家的事。可是,氣氛就因此而一口氣加重了。

冰冷的語調,明白的揭露著レン様對家裡的厭惡感。
問他是不是跟家人吵架了呢?他卻說,也不是吵了,說到底他甚至是個根本不需要的存在。
聽到這裡,內心猛然一震。
像レン様這樣閃閃發光的人,何以會被說不被需要呢?
他繼續說,自己是個被操控的人偶。來到早乙女學園,也不是他的意思。
只是為了讓他成為神宮寺家的廣告看板,而把他硬塞到這裡。
レン様帶著有點悲傷神情,說自己進來不想進的學校,唱著不想唱的歌。
畢業後也只是作為偶像,大量出演神宮寺企業的廣告。


心裡緊揪著。我,完全沒有想像過レン様的內心竟是有如此的掙扎。
平常一派自由瀟灑的模樣,只是假象嗎?只是偽裝出來的嗎?
那麼,
哪一個才是真正的神宮寺先生呢?
…這樣,非常的寂寞。
原本大家是想成為作曲家、偶像才進來唸書,大家都朝著目標前進。
然而レン様,只是受家裡控制被迫進來。
不過,他吹色士風的模樣,是多麼的耀眼華麗,那種感覺……
若是討厭音樂,絕不會散發出這樣的氣息。
雖然這也可能是我個人的想法罷了。
如果他真的討厭唱歌…還有比這更令人傷心的事嗎,而我自己,
原來一直強迫著神宮寺先生做他討厭的事情?我不想這樣。
我只希望,他可以打從心底的,真心的,唱出自己的音色。
接著レン様說,他的確不討厭唱歌,但是他討厭被家裡控制。


如果真的不喜歡,不用唱也沒關係的。
什麼……?
但如果不是討厭,請你為自己而歌唱,跟家裡沒有關係。
跟家裡…沒有關係?
是的,你就是你。

レン「會這樣說的,小姐妳是第二人呢」


欸?
レン様說,自己也明明不怎麼會這樣說出來。
明明是想向我施展魔法而帶我而來的。
是自己反過來被施魔法了嗎?和我在一起,就會忍不住想要將心底的話說出來。
魔法…?是在比喻面對我時,有種不可思議的感覺。


我「那個,我是第二人呢。那另一位,是有這種氛圍的人嗎」


嗯…難道是レン様的姐姐或母親嗎?感覺在說跟自己很要好的女性呢。
還是說,レン様是因為過去的情人…是在意過去喜歡的人嗎?
想到這裡,心裡忍不住揚起一陣酸澀的感覺。…為什麼呢……


レン「嗯?不,不是那樣的。那時也和現在的狀況不一樣呢。……第一人是……。
那個聖川真斗……呢」



神馬?!?!?!?!
聖川真斗??????????????
請不要搞基了(哭)
咳,沒想到,是
聖川様啊。那個聖川様啊……怎麼……(震驚)

是以前的事呢。問レン様能否說說呢?他居然問我有這麼在意那個人嗎。
當然不是。
因為看著レン様平時總是溫柔的對待每一個人,偏偏只有對聖川様時,
才會這麼執著、這麼不愉快。
於是,他開始稍微說了過去的一點事。

レン様的童年,並不好受。父親經常生氣,非常嚴厲。
總來,都沒有讓他看過笑容。
贏過聖川,就是這個神宮寺家三男唯一能做的事。



被需要的頂多只是次男,像你這樣的三男就像是額外的東西,


--你乾脆不要出生就好了。

聽到這裡,我的心裡再度緊緊一揪。像是レン様這樣的人,
這樣耀眼奪目的人,怎麼可能沒出生會比較好呢?
從自己父親聽到這些說話,他的心到底又有多難受?又該如何忍受?
在某次的派對會場遇上了聖川様,他跟レン様說「你就是你」。
聖川様對於家族間的鬥爭沒有興趣,而那時的レン様,
為了獲得自己的存在價值,只是一心想去打倒聖川,想被父親承認而已。


レン「嘛那些事現在怎麼也好了。……從那開始,我們不知怎的就開始聊天。
是友人……」


現在想回來,也可以這樣稱呼彼此的關係吧。
現在不是朋友嗎?明明也住同一房間的。
レン様表情一暗,表示自己和他不同,怎麼可能會是朋友。


レン「捨棄家族的障礙,越來越相熟,彼此都不再是小孩了啊。已經無法回去那個坦率的時候了」


聖川是家裡的繼承人,我對家裡來說只是個怎麼也行的存在,這個差別太大了。
在財團成員們開會時,他被說不來也可以,而比他年輕的聖川卻理所當然的坐下。
無法原諒。
レン様不論怎樣努力也無法到達的領域,聖川什麼也不用做就能到手。
讀書、運動怎樣的好,父親也只愛他的哥哥。
怎麼努力也好,亦無法成為嫡子。真正想要的,從出生的瞬間就知是無法扭轉的命運。
家族、財產、雙親的愛,這一切,聖川也擁有的。
但是他居然捨掉全部,來到早乙女學園。


レン「盡管如此,那傢伙將一切捨掉,來到這裡。我想在這裡和他再會也是『命運』吧」


只要贏到他就行了。
原來、如此。
因為家裡的背景,自身的遭遇,形成對聖川様的執著。
熱烈的想法。原來,レン様也有這樣的一面呢。


「那就取得勝利吧」

レン様聽到這句,稍微顯得吃驚。
我會努力,寫出讓他比誰都更閃耀的歌曲。然後證明,レン様到底是有多麼棒的人。
我會為他寫歌,在畢業選秀一決勝負。
不是為了神宮寺家,單單,是為了レン様一個人而寫的歌。
如果,覺得喜歡的話,可以……來唱嗎?
他答應了。
問到我喜歡音樂還是他比較多呢?不論哪方也很重要。

レン様可以唱我寫的歌,實在太令人高興了。

レン「高興…嗎。那表情有點犯規了呢」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第一次看到レン様臉紅啊!!!!!!!!!!!!!!!!
照れるよ!!!!!!レン様が!!!私のために!!!!!!(おい落ち着け


【另一選擇,回答:真的嗎?】
レン様說、妳真的很喜歡歌曲呢。

我「是的!非常喜歡!」


レン「……非常喜歡…嗎」


這小子你不是第一次聽這句話了吧你面紅個什麼勁啊!!!!
太萌了太萌了太萌了!犯規的是你才對啊レン様ぁぁぁぁぁぁぁぁ!(猛力摔空氣樂譜)


數天後,完成了樂譜的初稿。
這時レン様主動來我房間找我,聽了之後。決定肯唱了!!!!!
甚至拿音源練習。還說我真是不經意地衝進了他的心,連門也沒有敲。
可是,不可思議地,他不覺得討厭。
然後問他打賭輸了的話怎麼辦呢?會有什麼在等著我?
レン様刻意賣關子,說
「那麼我不告訴你」(有萌到啊媽咪!!!!)
他的態度樂意而積極,感覺跟之前不同了很多。心跳不已!
接著,說怕自己變成狼而說要退散回去練習了。

於是瞬間也就到了九月。


レン「原來如此,性感…嗎?最近總是在練習,都沒好好寵愛一下小姐們。
如此一來,就欠缺魅力了呢」


レン様為了練習,或者說是為了我,漸漸沒有再與女生們約會。
他已經開始改變了呢,基於我的存在。

然後某天。
學園長突然來到s class班房說要進行抽簽,決定是否出道?!
只要打倒了他,就能正式出道!トキヤ吐槽說自己才不要用這種事決定,
果斷的就把紙給撕掉了。
然後被指名的レン様就半被迫的跟了學園長出去,我也同時被叫出去。
レン様提醒我要是有什麼危險,就一定要立即逃走。
出去之後,意外的看見了聖川様。

瞬間,學園長捉住了レン様和聖川様的手,並將手銬鎖上。
中間的鎖鏈大約一米長,兩人立即無法自由移動。

這是怎麼回事?
學園長沒有回答,又一瞬,我被學園長抓住,

綁上了一個寫著將飛升月球的火箭之上。

----什‧麼‧回‧事?!
レン様立即伸手向我,卻因手銬而無法觸碰到我。
忍不住向レン様呼救,他說,不能失去我這個搭檔,一定會將我救出。
學園長終於吭聲,他說,只要神宮寺你和聖川合作的話,
必定能夠拯救世界,杜絕戰爭!
大家不明就裡,雖說兩個財團的規模大得是能影響世界……。
學園長補充,三小時後,火箭便會發射。
要阻止發射,一是打倒學園長;要不,就是同時按下兩個按鈕。
基於有指紋認證的系統,無法假手於人。兩米以上的按鍵,兩人也無法同時按到。
レン様說,只要運用神宮寺家的能力,絕對會將我救出來!


レン「現在的妳就好像等待Perseus(珀耳修斯)救助的Andromeda(安德洛墨達)呢。
勇者絕不會對公主見死不救。我的勇姿,你就好好刻於雙目中吧」



うわ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希臘神話!
【安德洛墨達的母親曾經說她女兒是比海中的女神要漂亮,因此觸怒了神們,
被綁在海邊岩石上準備獻給海怪,途經此地的珀耳修斯將她拯救,並結成了夫妻。】


レン様似乎是頗有信心可以將我成功救出。
然而,之後就算聖川家的じいさん出動了,神宮寺家的ジョージ也出動了,
使用了大量奇怪的工具還是沒有辦法將鎖鏈解開或弄斷。

如果能這麼容易弄斷的話就不是理事長……了吧?

無計可施之下,レン様只好正面的向學園長挑戰。

聖川「你…真的從小時候開始變沒任何改變。那時也是如此的無計畫行事而遇上了慘事吧」


不知為什麼,兩人開始了盡訴心中情(誤)

聖川「小時候有一次,兩人從派對中偷走出來,去了附近的海邊呢」


聖川様說的是,之後兩個人乘上了小船被沖走了……居然有這樣的事!
聖川様不喜歡神宮寺這種連累人的態度,不過…


レン「也沒有想著要連累你啊。我只是問了『要來嗎?』,跟著來的可是你吧」


レン様露出了冰冷的微笑。

當時沒有糧食和食水,兩人也陷入了完全的絕望之中。


レン「偶然,有漁船途經。只差一步我們就真的要死了呢」


小小的吐槽,為什麼神宮寺和聖川財團可以找不到他們www
不知道那時接著二人被怎麼樣處置了呢…唉,應該不是什麼值得回味的記憶吧。


所以,現在我們有活下去的義務,我們能生存下去,這是天命。
然後到了現在,也沒有要認輸放棄的打算。
レン様如是說。

聖川「的確,放棄的話就到此為止了。然而,不放棄的話……。原來是這樣嗎」


聖川様好像突然明白了什麼似的,對レン様的意思感到明白了。


レン「啊啊,所以。在這裡要硬上,瞄準boss。為了如此,我們的合作是必要的。
能做到嗎?」



終於,二人明白了合作的重要性,並決定一起對付學園長,將他打倒。


聖川「你以為自己在跟誰說話。你的癖好什麼我還是懂的。不用擔心」


這二人,心裡的某處是相通的嗎?


這個想法好腐啊可是就是這麼一回事嗎?!?!?!我才不信!(踹

現在也,一定在心裡有某處相繫。
總覺得,這是非常的美好。



二人於是開始了作戰。
兩人雙雙舞動鎖鏈,配合步調,攻擊學園長。可是全被他輕易地躲開了。
他們又一同出拳、飛踢,雖然如此,這樣的攻擊對學園長可是完全無法湊效。
相反,學園長的
SHINING KICKSHINING PUNCH令二人吃力非常。
可是,レン様沒有絲毫的氣餒,只是堅持著要救我的信念。


--發射時間尚餘五分、學園長如是說。

我開始想像到如何被帶著穿過大氣層、各種猛烈的衝擊,身體又如何承受…
想著就覺得很可怕了!!!

レン様看著這樣的我,用力咬唇,深深的呼了一口氣。


レン「……到此為止……嗎。聖川!將我的手砍斷!


我整個人猛然一震,聖川様也睜大了雙目。學園長亦有些吃驚。
レン様,為什麼你要做到這個地步?
他說只要砍掉他的手,同時按下按鈕也就沒問題了。
聖川様叫他不要亂來,但レン様堅持,除此之外別無他法。
我死命的堅定說著,
絕對、不行。

レン「這是我的『固執』呢。就讓我這麼做吧。再說,只要這一隻手就能救到小姐妳了
也很便宜了不是嗎?」



……這…什麼。看著レン様笑著的臉,從容的語氣,我的心非常的痛。
明明好像只是玩笑一樣的事情,為什麼要弄成這地步呢?
學園長,為什麼要開這樣的玩笑呢!!???可惡的學園長!!!(哭)
而聖川様也不肯動手。


聖川「停手,不砍你的砍我的就行了吧。明明很在意外表的你為什麼?」


レン「你才是,彈不了鋼琴豈不是很囷擾嗎?何況,這種時候,
要耍帥的應該是年紀較大一方的職責吧?」



語畢,レン様撿起了剛剛掉到地上的破鎖柴刀。
我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他要砍下去……大叫著不行。
這時,學園長大喊停------止。用一指就止住了レン様手中的柴刀。
他說,感受到了
「愛」
レン様和聖川様呆住了,但學園長卻說自己被二人的身影所感動,
他,服輸了。
三人一同越過危機,產生了重要的羈絆,是無比重要的寶物。
於是,他解開了手銬。
レン様感嘆,明明弄得事情這麼大,居然這樣就輕鬆落幕了…
還說他們是被神所愛之人。
接著,レン様正式向聖川様宣戰。告訴他,將會在畢業選秀唱出我所作的曲,
取得勝利。
就算,レン様的動機只是想要贏過聖川様,但也對音樂認真看待了。
我也要全力寫好曲子,要寫出跟レン様配合的絕讚一曲!
レン様說自己賭上了性命救我,我當然要回報他,寫出最棒的曲。
於是,跟他約定。他問,

要勾手指嗎?要是寫不出,到時不知有什麼懲罰在等著妳喔。
放心,那是比千根針要好的懲罰…大概呢。

總之,我會好好加油的!!!!
レン様伸手為我鬆綁,他溫柔地安慰著依然在顫抖的我。我忍不住,落下了安心的淚。

眼前的這人連命也不要的幫我,不論我要犧牲什麼,
也要賭上我的性命為他而努力!!!!!!


***

這篇寫得很長呢ww
算是下定決心要為レン様拼上一切吧。
知道了很多レン様的內心想法,觸碰到他鮮為人知的一面,
這樣使我對レン様更加更加的執著。
對於這個只有自己才知道的,真實的他,更加著迷。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書く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