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Be a light unto yourself.

【感想】レン様ルート6~7月
▼第一身視點使用注意,真剣モードON,花痴有▼

June 6月 「見上げた空のrhapsody」&
July 7月 「偶然のtoccata」


在錄音室事件之後,很快就到了六月。我繼續努力寫曲。
然而今天,是極為不安定的一天…。

hayato的節目來學園拍攝,在學園長的介入之下,
レン様和聖川様被強制參與電視節目的「比賽」。
這次的比賽是以財團背景為前提之餘,同時間也是二人間尊嚴的對決。
對レン様來說,這是難得決定優劣勝負的好機會。

在學園長的看法之下,是要比較二人的「偶像力」。

聖川「今天的特集是稱為『緊貼兩大財團的學園生活匯報!』來介紹我和你的學校生活的」


レン「我和你不管在何處何時也是非戰鬥不可的命運呢」


聽見二人的對話,看來,這種對立並不是最近才開始的。


而因為在聖川様的路線也能得知一二,二人在背景相似及相對上的地方太多,
造成不少矛盾。加上財團之間的關係緊張,更加會被經常比較。
看著他們的表情,深明二人之間有一般人想像以外的深刻關係吧。(為什麼好像有點F)
レン様的執著還有聖川様毫不在意的態度,也形成了很大的對比。

這時聖川様也說了小時候的レン様也不是如此的不服輸。


聖川「真是的,為什麼你總是拘泥於勝負呢。明明小孩時也不是如此吧」

在二人介紹學校設施和生活的期間,觀眾可以進行電視投票,
哪人的表現較好,就會能吸引更多的人投票…這是理所當然的。

如是者,節目開始。

我在這裡作為レン様的搭檔,就是要幫他拿東拿西什麼的…
其實有他的護衛,ジョージ理應不需要我才是的。

レン様介紹泳池(全玻天幕而且隔音!)時當然穿了
泳裝!才看不到吧?
多麼美妙的身體果然就像希臘神話裡的神祇一樣有完美均稱的比例和線條美(ry

【聖川廚推獎】
順帶一提聖川様在屋頂介紹時羞著說了很猛的發言,有興趣者請必定要去玩一下XD!


中途看到日向老師,也將神宮寺和聖川財團之間的爭鬥告訴了我。
規模大得可以影響日本經濟的財團鬥爭…。聖川家和神宮寺家的執事也在全力抗戰。
節目進行得如火如荼,看到兩位執事正逆方向而行,我選擇了跟隨ジョージ。
那時聖川様在介紹著操場的地方,我正想著ジョージ在這裡設了什麼陷阱嗎、的時候。

就這樣突然掉進一個大洞裡面!!!!

當下非常絕望,洞非常深,旁邊更有水不斷的流出來。
我會死嗎?我會在這裡死掉嗎???會有「高中女生在地洞溺死」這樣的新聞報導?
雖然試著爬上去,但是依然爬不了……
トモちゃん一定會很傷心的…還有班裡的人…
レン様神宮寺さん
(好吧其實從來沒有叫過他レン様,只是我腦補的!!!)

我有稍微幫到忙嗎?雖然曲還沒寫好,像レン様這樣自由的人,
就算沒有我自己也一定可以出道。要我強迫他去練習,一定很討厭吧。
說不定會找到別人跟他搭檔吧…レン様和另外的人搭檔……
不知為什麼,單是想到這裡,眼淚就止不住了。絕不想這樣。
應該說,也不知自己何時開始將他看得這麼重要了呢?
想要為他寫歌的心意沒有動搖過,就算這無法再實現,最後也至少想聽聽他的聲音…


「神宮寺さん…!!」

突然聽到他的聲音。扔了繩梯下來,用手帕為我抹掉眼淚。
他說,注意到我從螢幕中消失。
那,不是正在跟聖川様比賽嗎?為什麼要來救我呢?衣服會弄髒,評價也會下降。
他說,所以你才要快點出來啊。想被救嗎?還是不想?
雖然想,卻不想看到你輸啊!
於是他說,既然這麼想就別這麼容易陷入危機了。
總不是每次也會有王子殿下來救你的…這樣。


この人は、私の、

王子様!!!!!!!!


我真是感動得要一把眼淚一把鼻涕了…。
レン様以優雅的姿勢,將我從洞穴裡救了出來。他說是因為ジョージ才會造成這次的事,
明顯就是原本以聖川様為目標卻失誤,而我就誤中了這個陷阱…
レン様的表情很溫柔,輕輕撫摸我的頭。這時心裡除了感激以外,別無他想。
剛才於洞裡,想到自己死了也未必有人傷心,也沒人會覺得困擾,不禁覺得有點悲哀。
レン様說,既然這樣想的話,就要多加把勁。連曲也還沒有寫,難道就打算認輸了嗎?
而且,他說「相信作為搭檔的妳」。我……被承認了嗎?作為一個搭檔……
他說自己的眼光不會錯,而且若果真的完全沒有興趣,也不會跟我多費唇舌。
這時,我把握機會,問レン様能否來參與練習。


レン「我倒是很忙的。可不能將多的時間分配到一個人身上。不過,是你的話,
一個人也能做出成果吧」



レン「嘛,要是妳能讓我有那個興致去練習的話也不是完全不能去呢。
要是我覺得有那個價值的話」


因為レン様答應了來練習,因此心裡的喜悅完全無法壓抑。
真的,其實レン様對音樂是抱有興趣的。
能和レン様這樣的天才一起作曲、練習,
到底是多麼值得幸福的事情啊!!!
然後他說,至少有他會覺得,如果我不在的話會感到困擾,
所以不要再說那種自己不在也沒人在意的話了…
所有人都有存在的價值…這樣。


レン様はなんという優しいお方です!!!
本当に、優しい人です!!


學園長看到了這一切「搭檔間的友情」感動得流出瀑布般的眼淚,
並表示為了向我們致敬特意公開特別的設施等等…。
學園長的財力是何等的龐大,結果最後節目的觀眾投票由他大比數勝出。
由此,レン様和聖川様之間的對決分不出勝負。
レン様說自己對無條件地獲得幸福的聖川様感到不快,為了得到認同而決心要打倒聖川。
其實,在レン様的視點,只看到聖川「幸福」的表面,
跑過聖川様的路線就會知道,他所嚮往的,正正就是神宮寺才擁有的「自由」。


聖川「隨你的便。……你是,無法理解我的心情與辛酸的」

然後二人就朝著不同方向而行,繼續維持彼此的對立關係。
レン様說,為了證明自己,為了證明出生的次序不能判定人的優劣,
他堅決要打敗聖川,在這個學園取得證明。

嗯…レン様現在是我的救命恩人,卻認同了作為搭檔的我。
已經不會再猶豫了。
比誰都更想讓レン様迸發光彩的,是我。
我的音樂、我的想法,傾注我的全部,要和レン様一起出道!
我暗暗於心裡起誓。


【short story - 不在的話會很困擾】

本來作為神宮寺家的人,將會成為家族的廣告看板,
不用什麼努力也能出道做偶像。在入學前也是,在報章雜誌和電視露面,
全部都是神宮寺家的安排。
本來進入這裡就讀也不是自己的本意,能否出道,又有何關係。
可是レン様看到我忙著彈琴、寫曲,一直在努力。
他無法理解我的本心。
想著:對我的聲音感到興趣?單純是因為這樣的理由嗎?
明明不用執著於自己也可以,為什麼要執著神宮寺レン這個人?
由此,開始有點在意起「我」來。
本來可以叫我跟其他人搭檔,但見我沒有這樣的意思,也沒強迫我。

然而……

這是回顧レン様剛剛發現了我掉進洞裡時的劇情。
在工作人員們都沒注意到,屏幕小小的一角,看到我的「突然消失」。


意識到時雙腿已經擅自移動了。
「喂,喂。レン,可是在錄影啊」
「我知道。很快就回來了」


明明在拍攝當中,明明沒有必要親自來救我的。
但レン様本能地作出了這樣的決定。


啊啊,是嗎……。
我從不知何時開始,
已將她視為搭檔來看待了。


如果,事到如今要變回一個人的話,
說不定有點討厭呢。



不知事情會朝什麼樣的方向發展,也不知有否在洞裡暈倒,
レン様抱著一點焦急的心情,心裡默唸
「一定要沒事啊,搭檔……。」朝我消失的方向跑去。

--從這樣的視點與事件,可以看出レン様對我的在意與認同。
他對於不斷努力的人抱有好感,但更想搞清楚我執著於他的本意到底是什麼。

……就這樣,進入了盛夏的七月。

某天A班與S班共同預約了室外泳池,由此產生了衝突。
事情經學園長的干擾之下演變成了
「水球對決」

這二人,雖然貌似有著複雜的關係,
某種意義上來說又很好懂……。
真是搞不懂了呢……。


レン様說上個月的勝負也未分,便立即答應了學園長的提議。
聖川様雖然不想,但受到了レン様的若干挑釁後,也就答應了。
對戰是三對三,A班對S班。
輸了的那方便要一整天穿著女裝。

戰況一直很激烈,那月因為脫了眼鏡的關係變得異常有攻擊性。
一波又一波衝著翔攻擊去。レン様則與聖川様互相制衡,音也和トキヤ似乎沒怎幫到忙ww
在之後,那月(應該喊他做砂月?!)完全沒留餘地的攻擊往翔身上猛地襲來。
看到這個情況的レン様看了一下時間,還有5分的差距,餘下3分鐘。

果斷的,跟トキヤ說了後,便決定中止比賽,承認落敗。

那一刻不止是翔,就連是我也覺得非常的吃驚。
那個討厭失敗的レン様,那個不願輸給聖川様的レン様,居然主動認輸?!
翔便說道,輸了要女裝啊?!
レン様的回答非常的帥氣,他先說比起穿一天女裝和躺一星期病院,哪個比較好?
有時候懂得放棄也是很重要的。
然後…


レン「我可沒有想贏想到,要讓同伴受傷的地步啊」


や、優しいです!本ー当に優しいすぎるよレン様!

理所當然的,由我這位女性幫レン様挑選女裝。小心的選擇,高興的為他搭配。

沒有多餘的肌肉和脂肪而苗條的身段。
漂亮的鎖骨線條。如同,希臘神話的雕刻一樣美麗的體態……。


中途為レン様穿了胸圍,他知道我不夠高故意低下身來。
也刻意的說些讓人心跳加速的話語,例如說,要坐到我的膝上之類的……。
接著也化了妝,畫眼線的時候湊得很近而心跳不已。最後就是這個模樣:


レン様話說自己是美人,被トキヤ狠狠的吐槽不要太自戀。
翔、老實說非常可愛!不愧是翔子啊!!!(夠了喂)
我想レン様這樣應該跟他已經過身的母親長得很像吧。


正經八百的トキヤ穿女裝才是最好笑的!(喂
不過要我跟這樣的レン様一起也實在是有點…聲音可是完全的男人嘛!
雖然既性感又有魅力就是了。

為了答謝,レン様說可以跟我到一個地方,理所當然地說了「練習」!
第二天約定了在錄音室碰面,於是過了約定的三十分鐘後,總算看到他了。
見到他遵守約定真的很高興,並拿了之前寫的樂譜給他,問他能否一唱。

這個曲子的創作,是根據很多因素而寫的。
レン様是個很有才華的人,他在六月時的錄音測驗,錄一次便通過了。
歌的水準是我無法作任何批評的好。
然而…他的歌聲中沒有「愛」。無法於我心中鳴響。
曲子更深更深的部分,應該要去理解,還能唱得更有感情。
表現出不止是樂譜表面的音色。所以,必須要寫出能讓レン様愛意溢出的曲子。
現在這首雖然只是草稿階段,但讓他唱的話,定能讓我找到更多的方向。

然而……


レン様看了一眼,便鬆開手指,將樂譜掉落地上。

--我彷彿聽見了什麼碎裂的聲音。

剛剛一直為止,明明還很順利。又來砂糖之後的(ry嗎--?!

レン「還是,不夠呢。難得可以二人獨處,以這種無聊的曲子來結束可真浪費啊」


雖然只還是草稿,但我有信心…希望你可以幫忙…
レン様說,不論是怎麼樣的樂譜,他也有信心可以華麗的演唱出來。
所以我隨便寫就可以,根本不用拘泥什麼,也沒有必要幫我的忙。
雖然可能是這樣,不過……


我「我看不到你的『歌』。你的『歌』只是表面上的配合,
卻感覺不到想要表現出來的心情」



我「你的『歌』…並不是歌」


レン様說曲配上歌詞已經能算是「歌」了吧?
但這樣是無法於心中鳴響的。
為了要讓自己心裡感受得到音樂,才想要跟レン様一起去認真尋找。
知道レン様有著怎麼樣的天份實力,卻看到他不願意盡力發揮…
不能這樣…想要看到認真歌唱的他。

可是,レン様說自己從以前開始就不會認真,這是沒辦法的事。
他說,根本沒有認真的必要。
他說到…在神宮寺家只有大哥是重要的,就算他有什麼事,亦有二哥在。
不論如何認真努力,也無法得到真的想要的東西。


真的想要的東西………那是---?

對レン様來說,既然現實如此,他只要隨便的活下去就可以。
一直以來他也是這樣活過來的。以後,也將會是如此。


レン「討厭這樣的我?不論怎樣也討厭的話也不會阻止你喔。不如,將搭檔解散也好了」


什麼………
一般來說是不可以解散的吧?
不過,過了三個月的現在,若判定二人的音樂性不配合的話,
跟老師說要解散也不是不可能。
他說,我可不想因為我而令你無法出道而遭到怨恨呢。


為什麼,要說這樣的話呢?
我明明被你的聲音如此的吸引著。
不想要埋沒你的才能。
不想要將你的才能讓給其他任何人。
我要用我這雙手,讓你更加閃閃發亮。
要解散的話,我深信自己一定會後悔一生。


我「……我的搭檔就只是神宮寺先生。除了神宮寺先生外別無他人」


為什麼能這樣斷言?我是連練習都不做的,不認真的搭檔吧?
因為,你對我來說是重要的人。
必要…嗎?明明就連我是什麼人也根本不知道?
被他的雙瞳直視。
嚴厲的目光注視著我,但是,剛剛說的話並無虛言。
不知道的話,去了解便可以。
我比任何人更加覺得你的聲音有魅力。你的聲音華麗,是溢滿存在感的聲音。
僅僅如此,便已足夠!
我不是想為誰人,而是為你而寫曲。
我想讓你的才能盛放,這份心意絕無半點虛假。
我會再次努力寫曲。


我「你不想唱的話,我只要寫出你想唱的歌便行了」


說完之後,我逕自離開了錄音室。


***

啊啊第二篇的寫了很長呢。
沒錯依舊是維持砂糖與(ry的模式(苦笑vv)
但是經歷越多,便會越發深刻。現在還是專注於音樂之上,
不想要埋沒了像レン様這樣充滿魅力的人。
他是,為了成為偶像而生的人吧……?

~待續~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書く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