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Be a light unto yourself.

【感想】レン様ルート10~11月
▼第一身視點使用注意,真剣モードON,花痴有▼

October 10月 「ファッショナブルsuite」&
November 11月 「after Carnival」


就在上次的火箭危機之後,レン様亦認真的繼續著練習。
快到學園祭了。
像レン様這樣喜歡熱鬧的人,一定會帶著女生們到處走。
--很想跟他一起做什麼,可是會被拒絕吧…
何況他本來就不打算做偶像的。邀請他,只會帶來麻煩嗎?
舞台演出,他會覺得討厭嗎?
我拿著學園祭的活動申請,一邊思考著如此這般的事情。
突然,聽到了レン様的聲音。他見我還在課室,有點吃驚。
我急緊將手中的申請書收起。
レン様說龍也先生拜託他幫點忙所以還沒走,說完之後,
立即追問我手中收起了什麼。
不曉得該答他什麼,支吾了一下後,也就覺得這倒是問他的好機會。
就在我依然迷茫問不問的時候,手中的申請書就被奪走了。
於是レン様問我打算怎麼辦,有沒有什麼想法。
雖然,很想跟レン様說自己想跟他一同參加,卻不知怎的無法說出口。
自己的能力,不知能做到什麼……。
這時レン様輕嘆一口氣,坐在我前面的坐位,說,
--就坦白說好了?說你需要我幫忙
非常接近的距離,害我不敢大力的呼吸。只是,默默的點頭。
於是,レン様答應了幫忙。
理由是,我們是搭檔。而且在最近我非常努力,就當是獎勵我一下。


嗚嗚…好感動!!!!!(咬手帕)

レン様說要做就做到最好,於是兩人就一起想要做什麼好。
唱歌跳舞大家都在做,演戲得兩個人也未免有些難度。
看到レン様認真的思考,就感覺到其實他一直在無意識地追求做到最好。
雖然他平常是那麼的奪目、吸引到別人的注意,
但這時我意識到,也許除了天生的性格和外表之外,他也有在這層面努力過。
應該如何才能受到他人的注目?如何比他人顯得更加搶眼?之類的。
我忍不住說,レン様平常走路時已經很引人注目,就好像模特兒一樣。
於是レン様想到,
「fashion和音樂的融合」,決定二人來做fashion show!
這想法對レン様來說真是宛如天職!但我卻不知該寫什麼曲好。
レン様會幫忙,和我一起選擇衣裝和鑽研曲目。
如是者,每天我們都在學校忙著fashion show的事,而留得非常晚。
他研究雜誌的衣裝時,會束起頭髮,一邊看著幾本,記著筆記。
不止是衣裝,舞台的布置、音響、照明等等,也得一一考慮配合。
今天,到了晚上九時。レン様看到天都這麼暗,自然打算送我回宿舍。
之後他讚賞我的努力,並認可我有成為專業作曲家的資格。
他能理解到我所作的曲,到底是什麼格調,不會過分誇張,
絕妙的音色配搭優秀的技術,紡織出華麗動人的音樂。
なんという嬉しい!!!

很快,就到了學園祭當天。
我一邊進行最後的確認,レン様就在校門派發傳單。
看到他被女孩子團團圍住,很愉快的談天。
對他身邊的女孩子,他總是非常的溫柔。對著我,則有時會變得壞心眼。
可是,能知道平時鮮為人知的他的一面,也許是一件很值得高興的事,
最近,忍不住產生了這種想法。


每次接觸到神宮寺先生的音樂性與觸覺,
就越來越喜歡神宮寺先生。



之後一直,能在畢業後也一起作曲就好了。
一直,一直,二人一起……。



不知不覺間,我已經對於レン様充滿了「戀心」。
那是和音樂與戀愛所交纏的一份眷戀。
在談到學園祭之前,這裡先說回三篇的short story。

【short story - 出色的家族一員】

レン一邊看著畫面
拼命的在模仿偶像的動作。


「很高興嗎?」


這是ジョージ視點的一篇。他本名円城寺円,是神宮寺家的執事。
因為受到レン母親所託,才會照顧著レン的。
小時候的レン是個不會哭泣的孩子。
測驗拿到一百分、在比賽得到什麼獎項,一定第一時間告訴父親。
可是,只會被嫌棄。連看,也沒有看他一眼。
每次レン也會咬著下唇,無聲無淚的哭泣。レン的父親雖然從來沒有讚賞過レン,
卻會在他犯小錯時大聲的責備他。レン的哥哥(長子),也不是想將弟弟置於不顧。
只是在父親面前,無法直接跟レン溫柔的說話,也不能作出安慰。
長子曾在父親不在家的時候,跟ジョージ接觸,那是他進了大學時的事情。
レン依然是小學的低年級,長子聽說レン在唱歌比賽拿了獎,為了祝賀,
他拿了一些以前偶像的LIVE DVD過來。
但是,長子叫ジョージ像過去一樣,不要提到自己的名字,就這樣交給レン便好。
因為要是被父親知道的話,會很麻煩。
早陣子,長子甚至開始被禁止與ジョージ說話了。所以這一次,
大概將會是最後一次了。
長子深知ジョージ是唯一站在レン那邊的,於是拜託他好好看著レン後便離去了。
長子在レン的心目中,大概是討厭著自己的吧。
不直接交會眼神,也沒有直接的對話。如果長子對レン太好的話,
最後父親也可能會將矛頭直指向レン。所以這是…多麼悲哀的兄弟。
但是,他們的父親擁有壓倒的能力,在他面前,大家也沒辦法做到什麼。
在家裡,因為レン父親的影響,也沒有任何傭人會跟レン說話。
在學校,那些人都聽說過レン是神宮寺家中不受歡迎的存在,也沒人向他搭話。
在派對的會場,就頗受女生們的歡迎。如果能跟她們一起,說不定也能交個女朋友…
ジョージ是這麼想的。不過現在也還太小,等大一點的時候……
在學校、家裡也無法找到歸去的地方,也未免太可憐了。
ジョージ看到在努力模仿偶像動作的レン,知道他非常努力。
レン說,父親雖然說過唱歌比賽獲勝很無謂,但不要緊。
下次他會在英文方面努力,取得更好的成績。
レン拼命的努力。為的就是要得到父親的認同。他的童年,一直如是。


這一篇能解釋到為什麼ジョージ會教授レン這麼多討好女性的技巧吧!(笑)

【short story - 跟立場優劣無關】

我想都沒想
就抓緊了神宮寺的手腕。


「痛!!
……我可不需要你的幫助」



這篇是聖川様的視點。說回在上次火箭事件後,二人回到房裡療傷。
不知為什麼這裡的對話有點基,是我的錯覺嗎?(踹


「痛痛痛……。
要弄的話就溫柔點啊」


「因為你想逃走。
想溫柔點的話就給我安份點」



意識過來,被神宮寺捉住了手,
立即回頭一看。


「你在做什麼!」


這時聖川様說今天的神宮寺很勇敢,也對同伴負責任,看來他是改變了。
レン様說,我給他寫的曲,是只有他才能唱,非他不可的曲子。


看來很高興的側臉。
啊啊,是這樣嗎……。

你找到了只屬於你的重要之物啊。


由聖川様內心所發出的感嘆,可以感覺到,現在レン様的內心,
我這個「搭檔」正擔當著一個很重要的位置。


【short story - 可不能讓妳獨自回去】

這篇是「我」視點的!wwwwww在說那天學園祭的準備後,
我們在夜裡一起回家。レン様捉著我的手,將課室的燈關了後,
走廊的燈也已經關掉。他小心翼翼的帶著我,離開學校。
為了不讓我跌倒,牽著我的手之餘,還把手搭在我的肩上。
他說話時,湊得很近,讓我在一片漆黑之中也覺得非常的尷尬害羞。
然後,レン様問我,要不要乾脆來公主抱?
…………。心跳加速百倍,雙腿也沒力走了。
レン様笑著道歉,叫我深呼吸後,總算平伏了心情。
緊貼著的身體,讓我感受到於我背後敲響的心跳聲。
他說,雖然有點可惜,不過一直在這裡也不是辦法。於是,繼續前進。
接著聊到了明天出演的事。


更用力的,將我的手握緊。
從手掌傳來的熱度
告訴了我神宮寺先生的熱情。


「因為神宮寺先生就是音樂……」


「神宮寺先生的存在本身
對我來說就如同音樂一樣。
神宮寺先生非常的耀眼,
就這樣跟對話,
就只是看著那個身姿
心裡也會浮現出旋律。
所以,得到了神宮寺先生的光芒,
我的音樂也會大放光彩。
二重的光輝重疊,
我想便會發出兩倍的耀眼光芒,
明天的神宮寺先生一定
會無可置信地令人目眩的!」


レン様回答說,他也喜歡我的曲子,聽著便會倍感期待。

不是誰人,是神宮寺先生說
「喜歡」。

這是多麼的幸福呢。



走到後庭,聽到有些女生說最近看不到レン様很寂寞。
他立即緊抓著我,一手抱住,躲進了樹叢之中。
從後被他深深的抱住,在我的耳邊呼出氣息,雙唇觸碰到我的面頰……
心跳,快要宣告停止了。
待女生們都離開後,レン様看著這樣的我,取笑我真是小孩子。
他說,在他的身邊也鮮有這種類型,覺得這樣很新鮮,也很開心。
不知為什麼,忍不住問了他。

從來有沒有試過在學園祭跟其他人一起這麼努力?
一眼,就被レン様看出我質問的本意。
嗯,妳很在意呢。
有沒有曾經和誰一起,就像我現在和妳一起一樣……。妳是這樣想的吧?

然後,他那漂亮的雙瞳稍微的瞇起。
他沒有等我作出答案,便說,這次是他的第一次。
那個笑容,再次令我心如鹿撞。
他問我是不是安心了。之後,我亦不知自己到底放心了什麼,雖然真的有這種感覺。
接著他再說我沒有自覺,不過也罷。也得快點回去,不好再吹冷風了。
如是者,那天晚上,我內心依舊激動,無法好好入眠。


…說回學園祭的當天。
レン様派完了全部的傳單,我說再作最後的確認,他說沒關係。
所有事情細節,他都已經牢牢的記進了腦海之中。
他看到緊張的我,突然走來我的背後,輕輕的抱住了我。
在耳邊的低語,令我更加不必要地緊張了!
他抬起我的臉,讓我正視著他。二人的距離好近,害我心跳加速……
但他卻說只是說說笑,難道想著會被吻嗎?
我嚴重尷尬無語,然後慌慌張張的衝去了買午飯。
獨自在課室的レン様居然自語的說,沒想到自己連kiss都會猶豫。


!!!!!!!!!!!!!!!!!!
這樣的レン様,明顯是認真的看待我了(羞)不會輕易的,就吻下去。
他明顯的態度變化,讓我覺得心裡又再次溢滿暖意。

回到課室,レン様看著窗外的樣子就美得像一幅畫。
他說看到我這麼晚回來,就想我是不是去哪裡逛了。
答了他
「只是…」他就以為我被人搭訕了。直直的看著我,
就算是好像說笑一樣,不知為什麼也覺得有點可怕。
他說在這些活動,總有些人會來搭訕,像我這樣的就很危險,叫我要小心。
因為我的無自覺而擔心,然後レン様又在耳邊說話///
接著,他叫我餵他吃章魚燒。說是遲回來的懲罰。要我說著
「あんー」,然後餵他吃。

!!!!這這這是什麼羞恥play!!!

雖然很難開口,還是照他的說話去做了……。如是者用筷子餵了他吃一粒章魚燒。
吃完,他說,在各種意味上也很好吃,也在說謝謝。
……難道是在開我玩笑嗎。認真了的我真的太!
二重的羞恥!!(掩面)

終於,到了fashion show開始的時間了。台下大量的女聲歡呼…。
他穿的,全部都是高級製品,看著レン様這麼有魅力的人,就好像模特兒一樣。
不論穿什麼,也是那麼的完美好看。
在後台放好了輪流穿的衣服,我會在他回來時幫忙穿換,然後播放bgm。
然後…到了最後。
他說,會在台上給我做個信號。用食指向我作飛吻時,就是表演的高潮,
到時候讓我播放最棒的曲子。至於播什麼…就交給我了。
他飛快的親了我的臉頰一下,叫我放鬆放鬆,便走到舞台去了。


!!!這叫人怎麼放鬆!??!!??!!
不行了心臟都要爆了耶!!!


在台上的表演進行之際,レン様果真向我投了一吻,在心臟狂跳,
手指顫抖的情況下,我播上了jazz的一曲。
(還有rock和opera,選opera真的笑死www)
last stage時,舞台迸發燈光,後面的大螢幕播放出レン様所穿過的所有衣裝。
連我,也不知道有這樣的一幕!
令人心跳、奪目的演出,就在響起一片大大的歡呼聲之下完美落幕。


レン「謝謝。舞台的出演是神宮寺レン,然後音樂擔當是,伊織流我!
也請給她盛大的拍手」


レン様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
第一次喊我的名字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要瘋了)

能在台上這樣介紹我,也認同了我是他搭檔的事實。
怎麼辦!!!太、太高興了!!!!!!!!!!!!!!!

下台後瞬間,レン様就被女生們重重包圍了。
看到他這樣溫柔的對女孩子,總覺得心裡面有一種寂寞感正漸漸擴張。
直到剛剛為止,大家還是為共同的目標而努力,感覺非常接近。
猛烈的意識到,他變回「大家的神宮寺レン」時,果然還是倍感寂寞。
學園長和龍也先生也來稱讚這次表演,學園長還讚レン様沒忘了fan service。
龍也先生說,fan service也太過分了吧?不用制止他嗎?畢竟學校禁止戀愛啊。
學園長說沒此必要,神宮寺很清楚什麼是「偶像」,
而他並沒有認真的當跟女孩子是戀愛。


--他是無法認真戀愛的。學園長如是說。

不知為什麼,這一句說話,深深的刺進了我的心房。
學園長又說,他沒有禁止單戀,神宮寺也沒有觸犯到他所定的規則。
雖然,沒有禁止單戀。
不過,即使我喜歡レン様,也不能將自己的心意說出口吧。
只要不說出口的話,就能一直在他的身邊。
反過來說,想要在他身邊的話,就是不能把自己的心意誠實道出。……

然後,突然聽到有人喊レン様的名字。


レン「大哥……」


!!!!!!!!!!!!!!
意外的,看見了レン様的哥哥。可是,兩人感覺一點也不像。
反倒,戴著眼鏡,認真冷酷的模樣是有點像聖川様。
レン様的表情瞬間變得冰冷,空氣也不甚愉快。
我自報自己是レン様的搭檔,他回答說,自己是神宮寺誠一郎。
大哥說他來了看レン的演出,レン様的回應卻不怎麼友善。
レン様說,他不需要來擔心。自己將會如他所願成為偶像,好好的做神宮寺家的廣告招牌。
看到レン様這樣反抗的態度,大哥也就拜託我照顧レン,並就此告辭。

我問了レン様,這就是你的哥哥嗎?他卻語調冰冷,說

「坦白說不好麼?說我和他一點都不像」
我並不是這個意思。現在的他,看來非常可怕……。
「不像是當然的。說到底,我們根本沒血緣關係」
欸?!?!
「這麼說的話,小姐妳會信嗎?」…是開玩笑嗎?
看到這樣的他,眼神寂寞的投向遠方。我忍不住抓住他的手,請他有煩惱時要和我商談。
雖然未必能幫上什麼忙,但有人聊聊總是好的。怎料…


レン「什麼……呢。那種事等小姐妳長大後再說吧。
我沒有興趣和小孩子做人生商談呢」



………………
レン様繼續說,其實也沒有根據的,只是……
當母親生下他的時候,父親也是頗為高齡的了。因此,才會被懷疑吧。
而母親生下他之後當時就過身了,他的父親到底是誰,誰也不知道。
就這樣,他就把話題終結。並要我把這事守秘密,不可以跟任何人說。
レン様接著轉身離去。

雖然,雖然很想去抓住他、叫住他,卻無法這樣做。

--我沒有興趣和小孩子做人生商談呢
剛剛,他這樣說了。於是,我只能站在原地,遠望著他漸去的背影。

到了後夜祭。在校內的會場舉行派對,看到レン様輪流和女生們跳舞。
如果什麼都不知道看著他和女孩子在一起,應該會覺得他很高興。
可是,看到他臉上的微笑,想起他那落寞的背影…那是多麼的令人心酸。
現在,就很想直奔到他的身邊,為他分擔那份寂寞。
然而,就像平常一樣,當他身邊有女生們在的時候,我還是得顧忌吧。
不滿意我是レン様的搭檔的人一定不少,平常レン様不會在人多時接近我,
也是為了保護我吧。我怎麼能踐踏他的這一份心意呢。
所以,只遠遠的看著…這樣就好了。
沒料到,之後翔和トキヤ也看到這樣的我,而過來安慰我。
雖然很感謝他們,但我的煩惱,也的確是沒辦法跟他們傾訴……
在後夜祭終結後,學園祭也正式的結束了。
之後就會回到往常的日子一樣………


在走廊,我遇到了レン様單獨和一個女生在一起。
是剛剛一起跳舞的女生,長得很可愛。二人走在一起,就如畫一般美麗。
那女生不想分別,便跟レン様說,
最後親她一下,就肯乖乖離開。
レン様的語氣有點無奈,拿她也沒辦法。

女生將手環在レン様的頸後,緊緊的抱住他。レン様將手放到她的肩和腰上。
然後,彼此的唇,輕輕的交換了甘甜的一吻。

………………!!(´;д;`)
(´;д;`)
(´;д;`)(´;д;`)
(´;д;`)(´;д;`)(´;д;`)
(´;д;`)(´;д;`)(´;д;`)(´;д;`)
(´;д;`)(´;д;`)(´;д;`)(´;д;`)(´;д;`)
(´;д;`)(´;д;`)(´;д;`)(´;д;`)(´;д;`)(´;д;`)


明明想要離開,卻不小心丟了手機,跟レン様眼神對上了。
我語不成句的說了抱歉,立即掉頭就跑。
我看到レン様一瞬向我伸手,之後卻立即收回並緊緊握住。
雖然看到他想說什麼,但是…我不想留在那個地方。
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寫曲……把我的悲傷和寂寞,
都傾注到音樂裡面吧。我奔回課室,彈著鋼琴,不協調的音色充斥著耳邊。
淚水落下,沾濕了鋼琴上的黑鍵。雙手顫抖,彈著音不成音的樂曲。
連音樂…也表現出了我內心的悲傷。
這樣想著,便哭得更加厲害。就這樣,一整夜彈奏著……


【…其實我玩了三次都沒截到圖,剛剛也不明白。
在我這次再看時我懂了,看到真的很心痛,很不想面對也不想看到!!(淚)
這時我跟遊戲裡的「我」是一樣心情,
一股黑色的漩渦在心中蔓延,我的心就被這樣的心情所支配。
眼淚忍不住流了出來,心覺得很痛,很難受,但是…卻只能接受…。


為什麼剛剛還這麼高興的舉行了學園祭,接著就來這樣的事情呢……
我知道レン様對女生很好。
我知道很多女生都喜歡レン様…可、可是!!!
要現在的我,看到他和其他女生…親吻…我的心比他扔我樂譜時痛更多倍!


…………(´;д;`)(´;д;`)(´;д;`)(´;д;`)

這人深夜在床上哭到枕頭都濕透了←


就這樣,時間去到了11月。
學園祭結束後,我們在課室內作反省和檢討。

レン様好像什麼事都沒有一樣,和我對話。我也,用若無期事的態度面對他。
他說,我是必須要做作曲家的人。我有那種天份,就應該活用。
而他自己,能否成為偶像,則是別論。
這是什麼意思?在我眼中レン様就像是為了成了偶像而生的人,
那是指,我要一個人自己出道嗎?這樣……
他說,不論他自己怎麼樣,也想要我能實現自己的夢想。
レン様有才能,有魅力,也有他的實力,但他卻說自己不能出道。
那…只有一個可能性?除非,是他本人不想出道。
而原因…是因為把戀愛視得比出道的事重要…嗎?
話說回來,學園祭那時的女孩子…只要想起那件事,心裡就緊緊一痛。

神宮寺先生……難道,是為了之前吻過的那女生……
一瞬,レン様皺起了眉頭。
欸?我剛剛把話給說出口了嗎?!?!

呃,那個……所以……。那個人……難道是女朋友……嗎……
明明沒有想過要問的,卻在無意識之下,因為在意,就說出來了。
雖然レン様經常也不是認真想戀受,但說不定他真的有真心喜歡上誰…
比起成為偶像,更加想要選擇戀愛的話…
レン様接著輕嘆一口氣說,果然看到了嗎。
他說,被你看到也沒什麼困擾。問,難道我在意嗎?
就算被我看到他在接吻,レン様也像在說吃飯睡覺一樣平常。
甚至,語氣之中帶點冰冷。
對。因為是搭檔。但正因為是搭檔,所以才沒有辦法干預他的戀情。

……喜歡上人的心情。我也不是不懂的。所以,那個,該怎麼說……
我的內心,也深深的喜歡著レン様。明明不能喜歡,卻仍然無法自拔。
喜歡的心情,無法停止。那份感情令自己心痛的程度,我也很清楚。
這時,レン様默默的說

喜歡誰的心情……嗎
一瞬,他的手撫上我的面頰,在我抬起頭的時候,他就將手挪開,
在自己的胸前緊緊握著拳頭。

雖然無法阻止神宮寺先生的戀愛。但如果因違反校規被退學的話,
果然還是會很寂寞的。

レン様反問我,既然會寂寥,即是想他一直都當我的搭檔嗎?
那是當然。就算,明明深知レン様根本不是很想做偶像也好…
但還是希望以自己的曲,讓他可以出道。直視著他,如此回答。
他將視線從我身上移開,說:

並不是……。不是女朋友。
那只升是打招呼,只是一種服務。
被央求而作的紀念,只是這樣啊
對小姐妳這樣的孩子來說,
是刺激過強了嗎?

語畢,他又回復了往常的笑容。
他說,現在學園祭結束,可以讓我喜歡做什麼就去做。
總之畢業選秀會唱我寫的曲,也會著手填詞。到編曲完成之後,才去找他。
現在就放著他自由,到三月為止,練習的時間也一定非常充裕。
接著,他就這樣離開了教室。
突然間,感覺到レン様的距離好遙遠。本來還以為,多少取得了他的信任…。
之後,レン様就再沒有參加過練習。
這兩個月一直在一起的事,就如同只是我的錯覺一樣。
比起四月和五月完全沒有交流,現在的感覺還更加寂寞。

我也不能偷懶,便去了錄音室打算作曲。這時卻遇上了ジョージ。
因為預約那邊搞錯,我和他共同預約了房間。ジョージ的一些動作,
跟レン様很像。要說的話,他其實有點像レン様的父親。
一起的時間很久,所以レン様有些小習慣都會跟他很像嗎?
這時,我才剛知道,他是class A的學生wwww

他彈結他彈的是70年代的民謠風啊wwwwwwwマジ笑いたいだけどwwwwwwww
之後ジョージ說自己的正職,其實是保鏢。
ジョージ這個名字,是小時候因為レン覺得円城寺很難唸而幫他改的。
ジョージ說自己是因為契約才會進來讀書和照顧レン様的。
レン様的母親是他的表妹,對他來說,就像是妹妹一樣的存在。
他會在神宮寺家亦是因為受她所託。就算未成年,只要能成功出道,
成為出色的男人,就不再需要他的照顧了。
這時,我想起上次大哥和レン様的對話,那時說到他不是親生的兒子…
ジョージ會知道什麼嗎…無意識地,我抓住了他的衣角。
雖然很難開口,還是忍不住問了。ジョージ卻說,居然還在意,這無聊的事。
會認真看待這種流言的,也只有レン和他的父親。然後,那個父親也已經不在了。
在兩年前,他就已經死了。明明已經從父親的束縛之中解脫,
卻突然就像失去了目標一樣。擅自從高校中退學,過著墮落的每一天。
然後看到這樣的他的大哥,便和早乙女相談,讓レン様來這裡讀書。
這裡也不用理會年齡等的問題,可以好好發揮。但他真沒料到,レン還會在意。
也差不多也該自由地生活了,就是因為現在這樣,才注意不到身邊的人的溫柔。

(這是,在說大哥的事吧。)

現在的レン,期待著永遠也無法得到的東西(長男的存在)
只看著別人而活,想像別人一樣活著,但那些終究也只是他人的東西。
他說レン根本不知道自身的優勢,不知道,也不會想去知道。
是個無法直視自己成長的人,一個笨男人。
我也認為,レン様是個很有才華的人,然而他自己卻完全沒有意識到這一回事。


ジョージ「那傢伙,只是有點不被親人所需要而已。明明如此,卻產生了不被全人類所需要的錯覺」


ジョージ「只需要一人便行。打從心底愛著レン、需要著他,只要這樣的出現說不定就能拯救到他了」


ジョージ之後覺得自己還是說太多了,於是拿起結他,就離開了錄音室。
原來,レン様一直被他父親所懷疑。
母親未能守護他便離世,ジョージ在他能自立後也會離開。
大哥也好像不是很好感情,也有一定的年齡差。沒有人,是他的同伴嗎?
一直被孤立,內心一直是如此的寂寞嗎?
一思及此,我便忍不住衝出錄音室,尋找著レン様。
或者我只能看到他發光的強烈存在感,沒有考慮到那眩目光芒下的陰暗之影。
我可能什麼都不知道,又因此而傷害了他。
在校舍外面,總算看到了他的身影。他抱住女生的肩,好像感情很好的,往校門走去。
今天約會的對象就是這位女生嗎,不知怎的,心裡有點難受。
就算我不在,他的身邊也有很多很多的女生在。不過,總是不同的人。
他曾經有點自嘲的說沒有跟同一位女生作很多次的約會。
就算是瞬間和誰一起,把寂寞感埋沒,也會露出非常寂寞的表情。
這…是不行的。就算我無法一直在一起,至少以搭檔的身份,可以在他身邊。
或者我有什麼可以做到,在レン様身處的地方…只是這樣想,便無法站住不動。
我喘著氣跑到レン様的身邊。然後,沒有說什麼,直接緊抓住他的手。


レン「嗯?怎麼了?……啊啊,說起來今天是。對不起呢小姐們,
其實今天龍也先生找我有事。徹底的忘記了啊」



女生們都離開之後,我跟他說了對不起,然後便回到室內再說。
他怕我會冷病,還把外衣脫來給我。他說,還真不像我呢,這樣的舉動。
我說,從ジョージ那邊知道了他的一些事。
雖然我不能幫上什麼忙,但是,希望可以一直在他的身邊。
只是想傳達自己的這一份心意,所以…就……
他嘆了一口氣,覺得不怎麼是一回事。


我「至少和我一起的時候不會感到寂寞……。回首的時候會在誰在……」


到了這裡,我又忍不住流下了眼淚orz
我率直的看著レン様,但他呆呆的看著我一會兒後,緊握拳頭,咬著下唇,
用前所未有的冰冷表情看著我。


レン「沒有那個必要呢。也不覺得需要你在我的身邊……。何況,不想被誰所觸碰的事誰也有一兩樣吧」


…對、對不起。
從未聽過如此冰冷的聲音,除了傷心之外,還有害怕。
他一瞬露出了困擾的表情,然後又回復嚴肅的模樣。


レン「我的心只屬於我自己。不想被他人闖進。即使是妳也……。
小姐妳沒有必要支持著我」


說完,レン様便轉身離去。

那之後一星期,我都沒有再跟他說話。
他也疏離了其他女生,一直都是自己一個人。
讓他如此生氣了嗎……

看到我的樣子,
就好像看到討厭的東西一樣
皺起眉頭。


レン様自言自語,痛苦的說自己為什麼自己會這樣。
可惡,明明應該想得通的……
變得認真的話,就不可能好好珍惜。明明是知道的……
一直經常笑著的レン様,現在露出何怕的表情低語,緊握拳頭。
每次翔和トキヤ擔心的向他搭話,他便會隨便將問題帶過。

然後某天,校長叫了我去校長室。說,我要去留學。


什麼?!?!!?

原來是大哥的安排。他覺得我的曲子有可以發揮的空間,神宮寺集團開設新的音樂部,
想要請我去擔當初期的成員。從12月尾到3月進行留學研修。
他說以為レン和母親做相同的職業,レン便會認真起來。…欸?


誠一郎「哦,你不知道嗎?我們的母親是原偶像」


誠一郎「円城寺蓮華,你不知道嗎?」


當然知道。出動之後是以國民級偶像的身份活動,不過二年後便結婚引退了。
原來レン様是她的孩子啊……
於是,大哥繼續問要不要去留學。可是…レン様…
只要我接受了,便可以成為shining社的人,也即是能夠出道。
能輕鬆的實現我的夢想,大哥也能安排レン様進社,是多麼好的事,
怎麼能夠拒絕。可是…我不想現在就做回答。
我果然還是想和レン様在一起,想和他一起出道。
就算被拒絕,就算被無視,也想為他寫曲。大哥答應,我要今年內回答。
趕時間的他,露出和レン様一樣的笑容,很快就離開了。
……レン様和大哥到底怎麼了呢?忍不住想要追問,要在應該來得及吧。
於是,跑去追上了大哥。我說自己傷害了レン様,他卻說反而不是你被他弄哭了嗎。
我說自己知道了レン様的過去,想要安慰他卻沒辦法。
他說那是レン様的惡習,不能坦白的相信別人的好意。
總會自己保持距離,所以才沒什麼朋友。大哥說覺得我只是浪費時間,不會得到回報。
為了レン而努力的人曾經出現,得不到回報而放棄的大有人在。
比起這些,他更不希望我埋沒了自己的才能。很趕時間的誠一郎,之後又急急的走了。

有關留學。
如果我的存在會妨礙到レン様,那我不存在應該會比較好吧。
但如果即使只有一點,我是被需要的話,那我就想留在他的身邊。
我想知道レン様怎麼想。在不知道的情況下,無法決定。這是很重要的。

去到這種程度,我的心只是滿滿都是神宮寺先生的事。


這次測驗玩到了全cool,沒有miss的S,也特地截了台詞。


レン「比起沒知識有的話會更好呢。而且,我喜歡頭腦聰明的孩子。有智慧的孩子很不錯呢」


***

這次寫了六小時啊!!!!!!!!!!!!!
不過這次知道了很多レン様背後的事情。
那個後夜祭的完全變了心理陰影ORZ…再看回心裡也好痛(´;ω;`
)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書く
PR